医网情深

Top Articles:


Links

Search




茶”与“菜”在古人眼中没什么区别

2017-10-18 22:19

  油条,是人都爱吃的早点。可到了天津,这种吃食被称作“果子”。天津煎饼与不同,用油条代替了薄脆。因此,天津煎饼学名“煎饼果子”。油条,本是再普通不过的食品。可是相隔两百里,叫法已经有了很大差别。要是在广东,油条则被叫做“油炸鬼”。不明就里的人,很难想象这几种名字说的是一种东西。

  中国地大物博,食品往往存在“一物多名”的现象。茶,当年也是如此。《茶经·一之源》中记载:“其名,一曰茶,二曰槚,三曰蔎,四曰茗,五曰荈。”由此可见,起码在陆羽生活的唐代,茶至少就拥有着五个名字。

  这里面除了茶,只有“茗”字如今还在使用。比如,“喝茶”和“品茗”两个词至今仍可通用。只是品茗二字,听起来要更为文雅一些。“茗”字因为雅致,也经常可以用到名字中。例如《红楼梦》中,宝玉的书童就叫“茗烟”。反而是“茶”字,很少见人拿来起名字。可能是人们都觉得“茶”字,说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之茶。而“茗”字,表达的则是琴棋书画诗酒花一类之茶吧。起名字是大事,自然要用个文雅些的字了。

  至于“槚(ji )”“蔎(sh )”“荈(chu n)”,如今已经成了生僻字。若是茶叶包装上出现了这些字,估计消费者都不知道是卖什么的了。其实在唐代以前,这些字都曾指代过茶叶。比如三国时期,吴国国君孙皓,就赐给大臣韦曜“茶荈”以代酒。晋朝左思《娇女诗》中,也有“心为茶荈剧”的诗句。

  茶这些五花八门名字的产生,很可能是跟各个产地的方言不同有关。例如西汉扬雄《方言》中,就明确记载“蜀西南人谓荼曰蔎”。中国茶叶种植,最早就是在西南地区。可仅是四川一省,对于茶叶的叫法也不相同。例如“葭萌”二字,也是蜀人对于茶的称谓。

  可以说茶叶发展初期,各地都根据自己的习惯来给茶叶命名。一不需要报批,需要通告,开心就好。

  比起“荈”“蔎”“槚”这几个字,“荼”字的使用其实更为广泛。“荼”字,最早出现在《诗经》。但要注意,《诗经》不少篇章中说到的“荼”字不是指茶。《尔雅·释草》中记载,荼是苦菜的意思。当然,这个苦菜具体指什么也没说清楚。其实在古人眼中,可能茶与菜也没什么区别。既可以生吃,也可以煮粥。而茶吃起来,也具有苦涩的口感。所以像《诗·邺·谷风》里的“谁谓苦荼”,到底说的是茶还是苦菜,至今仍存有争议。

  但可以肯定,“荼”字确实是“茶”的别称。至于古人何时启动“荼”字中“茶”的含义,则多少有些令人不好琢磨。由此也可见,早期名字的不确定,为人们辨识茶叶带来了困难。就像如今新电影发布一样,总要给一份通稿以便统一口径。化解名字的复杂性,成了茶叶所必须要面临和解决的问题。

  虽然只是差了一个笔画,但从荼到茶却经历了漫长的过程。《茶经·一之源》明确说,“茶”字出自《开元文字音义》。这部书是唐玄所撰,本应有三十卷,如今已经散佚。按现有的资料来推测,《开元文字音义》是一部与《说文》《字林》类似的字书。我们可以说,将“荼”省去一笔,定为现在的“茶”字,是唐玄以御撰的形式定下来的。“荼”中茶的含义,终于被正式剥离出来了。新鲜事物的出现,总要面临一个新旧交替的过渡期。从“荼”到“茶”,也并不例外。清代学者顾炎武,在《唐韵正》中记述了游览泰山的。他看到了唐代大历十四年(公元779)的碑文上,赫然刻着“荼药”二字。唐代贞元十四年(公元798)的碑文上,刻着“荼宴”二字。但是会昌元年(公元841)柳公权书《玄秘塔碑铭》和大中九年(公元855)裴休书《圭峰禅师碑》上,就都用了“茶”字。

  陆羽写作《茶经》,初稿完成于公元758~761年。这个时候的唐朝文坛,可以说还是“荼”“茶”二字并用。而陆羽在写作中,则非常明确地选用了“茶”字,通篇不用“荼”字,就是为了不让人产生混淆。最后的书名定为《茶经》,也对“茶”字的推广起了非常大的作用。《茶经》成书半个多世纪后,“茶”字终于得以为大众所接受。至于其他那些曾用名,则逐步退出了历史舞台。

  “茶”字的广泛使用,使得这种“南方嘉木”具有了统一的标识。也只有如此,它才有可能成为一种行销全国甚至全世界的商品。“茶”字,可以说是这种饮品的第一个商标。在这个商标的确立和推广上,陆羽的《茶经》功不可没。

  茶叶造假,自古以来最常用的手法就是“以次充好”。唐代以前,人们对茶的认识还很少。很多人甚至没有见过真正的茶叶长什么样子。所以最开始的造假手段,简直要用简单来形容。《茶经》是中国乃至世界的第一部茶学专著。其中就记载了茶叶造假的手法:“采不时,造不精,杂以卉莽,饮之成疾。”

  茶叶生产,有很强的季节性。春茶如同春雨,昂贵而稀少。若是以夏天的茶,充当春茶来销售,商品的成本,就可以大大降低。而若是再将“卉莽”其中,那产生的暴利可想而知。

  那么,“卉莽”到底是什么呢?唐代《本草拾遗》中记载:“茶主下气,除好睡,消宿食,当日成者良。蒸、捣经宿,用陈故者,即动风发气。市人有用槐、柳初生嫩芽叶杂之。”

  可见,唐代槐、柳的嫩芽可以用来充当茶叶。这样的手法,如今估计是行不通了。唐代,茶叶刚刚变成普及全国的饮品,大众对于它的认知度还很模糊。很多人对于茶还是只闻其名,未见其形。商贩,也就是钻了这个。

  到后来,唐朝茶叶造假的手段,竟然被英国人学会了。原来茶叶刚刚风靡英国时,情况与唐朝非常相似。人们热烈追捧这种东方神秘饮品,却又对它知之甚少。而茶叶在18世纪的欧洲,价格逼近奢侈品。既有的市场需求,又有不透明的产品信息。一时间,英国的奸商八仙过海各显。

  当时,他们在中国的茶叶中加入了桂樱、甘草。更有甚者,雇佣穷人满大街回收喝过的茶叶渣。当然,他们不是为了做茶叶枕头。商贩竟然将茶叶渣烘干后兑入商品茶中出售。1784年,连查尔斯三世都注意到了劣质茶叶的问题。当时的一篇文字,描述了奸商们的行为:

  “将梣(木樨科落叶乔木)的叶子晒干,再用火烤一下,而后摊在地上。用脚踩踏直至细碎。然后把细碎的叶子放入有羊粪水的桶里浸泡,之后取出再摊在地上晾干。”

  不要说老百姓,有时候奸商连都敢骗。宋徽《大观茶论》中记载:“比又有贪利之民,购求外焙已采之芽,假以制造,研碎已成之饼,易以范模,虽名氏、采制似之,其肤理色泽,何所逃于鉴赏哉。”

  发展到宋代,造假手段稍有进步。从滥竽充数,变成了以次充好。起码,“卉莽”的戏法不再用了。调转思,又在产区上动起了手脚。造假蔚然成风,结果都传到了耳朵里。笔者揣测,宋徽本人肯定是见过甚至喝过这种假茶。不然的话,怎么会有如此细致入微的描写呢?幸亏宋徽是中国历史上最为懂茶的之一,不然,一不留神也会做了冤大头。

  茶叶生产,受“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影响。所以,一般茶品前面还要冠以产地,如西湖龙井、黄山毛峰、福鼎白茶等。用普通产区冒充知名产区的茶叶,是如今重要的手段。其实,明清时期“产区造假”问题就相当严重。晚明黄龙德《茶说》中记载:“其余杭浙等产,皆冒虎丘、天池之名,宣、池等产,尽假松萝之号。此乱真之品,不足珍赏者也。”

  由于茶叶作假防不胜防,所以历代茶书中一般都会用一定的篇幅介绍辨伪方法。客观上,也为后人记录下了很多茶叶手段。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茶叶造假,只可一时。真的,假不了;假的,它也永远不能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