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网情深

Top Articles:


Links

Search




医不小心老公情深不负.13 海角妖姬——塞壬

2017-10-17 08:23

13 海角妖姬——塞壬

“羅···救我···救我···羅···羅···”娜美顫抖著身體,無邊的恐懼在伸展著,來得不是眼前的人,而是前塵在心裏的過往。

“你叫都沒用的,他來不及出現的,你還是死了這條心,接受殒命吧···”塞壬呲牙可怕的恥笑著,意氣風發的叫人寒心。

“羅···羅···羅···你在哪裡···哪裡···”

塞壬聽著她叫羅,心裏就很不舒服,好像她專屬似得,特給人不情愿。她一怒下,瞬移到娜美眼前,拿著尖爪對準了娜美。

“死吧!!”

羅就是我的了!

“娜美!!”基德突然出現擋開了塞壬的攻擊,在塞壬還沒反應的時候,基拉從後用鐮刀砍下了她的頭,又無力的倒上去。

“基拉!!”基德立刻扶起基拉,看到他身上傷都好重,必須趕快的管束。當下趕緊把三人帶離到宁静的所在,再想辦法。

他們四人離開後,塞壬恢復了意識,流浪在空氣中,看著眼前被砍頭顱的女孩,思緒就崩潰的大吼,“不要!!不要!!!別怕!!塞壬姐姐把你拼回去!!別怕!!會沒事的!!”

“卡吕布狄斯,別怕,塞壬姐姐現在給你治好!!”塞壬病態的帶淚傻笑著,手裏顫抖的一针針給女孩把頭和頸部縫合起來。

基德跑了很長一段路,都無法找到进来的路,好像有人施法把人搞糊塗般,現在劳累的他,找了個算隱秘的角落,放下三人。

現在該怎麼辦?

基德撿起從口袋裏掉出的一張相片,心情複雜的看著下面的人。

特拉法爾加···你···真的比我想得可怕···

你叫我怎麼把娜美交給你?

···

羅在甲板上,我不知道不负。看著似曾相識的風暴,知道眼前正是墨西拿海峡左近,塞壬集居的海域,沒想自己還會有再來到這個所在的時候。

“娜美,你好點了嗎?”基德摟過娜美,喂她喝了點水。

“羅···羅···”娜美只懂失神的叫著羅的名字。

“我真想你叫的是我。”基德嘆息的苦笑。

對不起基德···

我心裏就只能裝得下他一個,只懂得讀出他一個人的名字,這樣自己或許就可取得些快慰,變得果敢點,堅強點,儘量做得不成為他的負累。

“你就那麼在意他嗎?他有什麼好?值得你奮不顧身的愛?我好不懂啊!”基德好似讀懂了娜美的所想,做出著相應的反問。

為什麼?為什麼呢?

好像自自己對他有反感,就開始癡迷的注意,安靜地聽他的指示,讀他讀過的書,在意他所做的事情,即使後來他都忘了說過的,看過的,不在意了,我也會一樣深深的記得。只想跟他在一起,無論做什麼都要一起。

“這就是所謂的愛情嗎?”基德看著手裏的照片堕入覃思,把娜美摟得更緊了。

海浪的均勻聲,懷孕惹起的睡意下,娜美身不由己的堕入沉眠and也同時帶起了一段淵深的封塵往事。

“娜美,你介意我殺人嗎?”

羅···為何你要這樣說?

此事發生在海賊船爆炸,娜美和羅分開前。

颯颯——海浪與風聲,轟轟——震顛著船窗戶的吽鳴聲。

“好大的風呢!!!”貝波看著表面烏黑抹漆的暴風夜。

“偉大航道嘛,別小見多怪了!”娜美拿著毛線給貝波鉤織著圍巾。

“不是啦,只是貝波覺得···有不好的感覺。”貝波低著頭,耳朵也無神的垂下。

娜美看了他一眼,也連帶不安起來,畢竟俗語說得好,動物的迟钝比人類強,希望不要發生什麼事情就萬幸了。

“娜美,很晚了,還不休息嗎?”羅看了下時間,還沒見娜美回房睡覺,現在找到她難免語氣不滿。

“我不累啊···”娜美乾笑著應答,她知道羅現在心裏很火。

“你自己什麼狀況不知道嗎?快給我去休息!”羅已經邁步過來了。

“我知道了。”娜美趕緊拾掇好毛線,親了下貝波跟他告別,就被羅牽著回房。

“你是不是有點太緊張了?”娜美此時已被羅按在了床上,蓋好被子。

“娜美,你現在不是一個人了,要注意點知道嗎?”羅輕歎,疼爱她的無奈。

“那你呢,你都不陪我!”娜美抱怨地嘟起嘴巴。

“這2天有點忙,我一會就來,聽話啊!”羅溫柔的笑了笑,親了下娜美的嘴唇。

“好吧,快點回來哦,我和寶寶在等你。”

“嗯。”

羅關上燈,走出房間。

娜美撫摸上小腹,感覺著裏面跳動的生命,幸运的含笑滿滿的掛在臉上。

“寶寶,晚安了。”

啊···啦啦···啦啦啦啦··

娜美朦朧著睡意,感覺好似聽到了些微近似於無的歌聲。

什麼聲音···

懷孕的生理睡意讓娜美無法好好的用明智理会,就已經熟睡方休了。

“完成了。”羅看著手裏的玩意,滿意的高興。

娜美一定會喜歡吧···我信赖一定會!

“船長!”佩金進來手術室。

“怎麼了?”羅看佩金臉色怪怪的。

“我們收到了政府發來的信函,關於七武海的。”

七武海?嘖,又來!這次又怎樣了!

“放下吧。”

“哦。”佩金不忙偷瞄了下羅的完制品,別過臉竊笑。

待佩金走後,羅拿起那信函,閱讀完後,深深歎了口氣。

不要!!不要!!

娜美夢到羅在閃神的時候被人一刺到心臟,立刻驚醒過來。

啊···好痛···我肚子好痛···

醒來的時候,腦袋還沒運轉,就已經從神經元觸發強烈的痛楚,娜美一時痛得全身冒汗。

怎麼濕濕的,而感覺濕潤的所在,正是下體流出。娜美伸出手一看,滿手都被血液染紅。

不好···孩子···孩子···羅···羅···救我···

羅回到房間,就聞到有血腥味,立刻開燈一看,娜美捂住肚子,臉色蒼白如紙,被子和床單都被染紅了。

“娜美!!”

娜美恍惚著意識,目眩神移,耳朵飄忽地聽到手術車推動的聲音,還有羅緊張的交代,並快慰自己不要恐怕。

羅···羅···

“純氧100%,苯巴比妥(鲁米那) 0.06g!黄体酮20mg,肌注一次!”

“娜美,別動,不要怕,有我呢!!”羅握住了娜美的手,強擠著含笑鼓勵。

“羅···羅···保住···孩子···”

“一定會的!!宁神!!我不會給你和和孩子有事的!”

娜美嘴巴動著,想說什麼的時候已經沒有了意識。

嘶···痛···

娜美感覺到針紮的痛楚,待視線恢復,意識了然了,就看到羅握住了自己的手,在旁溫柔的含笑著。

“羅···”娜美無力的含笑著,看著心愛的男人。

“終於醒了,你睡了2天多了,我好擔心呢。”羅如獲至珍的加緊了手裏握住的力度。

“對了,孩子呢?孩子怎樣啊??”

羅無奈一笑,給她掖好被子,“你啊,先擔心自己好嗎?”

“你話是什麼意见意义?難道孩子?”娜美撐起身體,擔心性撫上小腹。

“別動,你現在必要靜養!孩子保住了!!”羅看娜美緊張成這樣,趕緊說出事實讓她安心。

“真的嗎??”

“真的!!”羅扶著娜美躺下。

“太好了···”娜美頓時鬆了口氣。

“對不起羅,我沒照顧好孩子。”娜美自責的苦著臉,也害羅操心。

“傻瓜,這些你控制不了的,而你独一要控制的是你的心情,必須放輕鬆別多想知道嗎?”羅從口袋裏拿出一個精緻的盒子,娜美猎奇的看向。

“這是我送你的。”

“給我的??”

“嗯。”

娜美接過盒子,輕輕打開來,裏面就豎起了兩個跟他們很相通的君子,牽著手轉圈圈,樂聲隨即而來。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哇,好可愛哦!”娜美高興的端詳著。

“還不止呢···”羅把燈關掉,七彩如走馬燈咣隨著君子的轉動而變化著。

“哇···好美啊···好像萬花筒呢···”娜美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的奇景。

老天不負有心人,真不枉費我幾個彻夜夜啊···

羅看到自己所作比預期能讓娜美高興,心裏大大的成效感。

“娜美喜歡就太好了。”

“謝謝你,羅,我真的很喜歡,這是我收過最棒最特別的禮物了!”

···

“看什麼呢?”佩金進來給娜美打針。

“佩金啊,是這個啊!!”娜美笑得美美得显示羅送她的禮物。

“是它啊!!原來這是送你的禮物啊?!”佩金裝得不曉得似得。

“怎麼?你知道?”

“嗯,我不细心瞄到的,這可是船長熬了好幾天夜晚做好的,想不到他做手術厲害,美工上也不遜色呢!真的讓我見識到不一樣的他!”

“熬幾天嗎···”娜美想到最近羅都很忙,沒時間陪自己,事实上医往情深 童心 康子仁。以至還有時鬧脾氣抱怨,原來一切都是因為想營造驚喜。

“其實啊,你在船長心裏很重。”

娜美轻轻點頭,把音樂盒緊緊地揣在懷裏。

風···變了···

“佩金,能扶我进来看看表面嗎?我有點擔心氣候情況。”娜美抓住了準備離開的佩金衣角。

“娜美,航海的事情就交給我船的航海士吧,你現在必須靜養呢!!”

“佩金,就麻煩你好嗎?”娜美懇求著,自己也唯有這方面能幫到羅了。

“娜美···”佩金沒辦法下,推來輪椅帶她进来觀察。

“娜美,別著涼哦!!”佩金給她圍好披肩。

竟然···被捲進了某海域,早晨會有強勁的雷暴雨。

“佩金,今晚會有強烈的雷暴雨,免得干擾到電力系統,我們必須朝著5點方向潛航,深度3000米。”娜美下達指示。

“我知道了!”

“娜美,你竟然在表面,我說過什麼的?”羅臉帶喜色的走了過來。

“羅···我···對不起···”娜美真的被他的眼神嚇到了,立刻低頭賠罪。

佩金不忍看娜美有苦難言,立刻解釋到,“船長,娜美都是···”

“行了,我明白了,你就照著她說得去做,上去吧。”羅走到娜美側面,擋住迎來的海風。

“是。”

兩人冷静著···

怎麼氣氛好鬱悶啊?

羅決定還是先放下身段,主動攀話,“冷嗎?”

“不···”

“肚子···還有不舒服嗎?”

“沒有···”

哎···回复得真乾脆···誒?

羅看到娜美拿著的音樂盒,好像自自己送與就平昔放在身邊,“娜美很喜歡這個音樂盒吧?”

娜美裝得還在賭氣,“別以為一個音樂盒就能收買我的心!我不是那麼简略单纯動情的人!哼!”

“這樣啊···那···不喜歡就扔了吧。”誰知羅卻把話聽認真了,當下致力撐著含笑,掩飾心裏突然襲來的落寞。

娜美聽出了羅弱遭到的弦外音,也明白每次對自己發怒都是出自於關心,體貼,只是自身的大男人自持,把這份好意詮釋得讓人恐怕。

娜美疼爱地牽過他的手,緊緊的握住。

“滴答滴答滴滴答——”。

“羅···這裏面的旋律好好聽,是哪裡的歌曲啊?”娜美溫柔地看著羅含笑著。

羅看到了這份暖心的笑颜,立刻輕鬆起來,“是北海的歌,我很喜歡,總是讓我勾起很多回憶。”

“哦。”

“那這歌怎麼唱的啊?”

“嘛······”

“別不好意见意义的,甲板沒人,可以唱给我聽嗎?”娜美懇求著。

“這個···”

“好嘛···羅···”娜美乾脆撒起嬌來。

“······”

羅看了看周圍,確定沒人後,抓了抓臉頰無奈一笑,從後抱住娜美,不讓她看到泛起的微紅,“嘛···你聽著哦。”

滴答铃答铃答铃达

有几滴眼泪已落下

滴答铃答铃答铃达

寂静落寞的夜和谁说话

滴答铃答铃答铃达

伤心的泪儿谁来擦

滴答铃答铃答铃达

整理好意情再启航

滴答铃答铃答铃达

还会有人把你挂念

“這首歌好美。”娜美倚在羅的懷裏,聽著他富饶磁性圓厚的嗓音,異常迷恋。

“嗯,娜美喜歡就好。”

“羅,謝謝你,我真的好愛你。”

“我知道,我也很愛你。”

叮嗒——叮嗒——潛水艇內的機械聲。

“已經潛入3000米。”

“時刻注意海流的情況,不能有閃失,娜美說這風暴起碼持續兩天。”夏其指点航海士。

“兩天啊,貝波受不了···”貝波伸著舌頭,滿頭大汗趴在地上。

“聽話吧,這也是沒辦法的!”佩金脫下帽子,拿毛巾擦著汗。

···

“羅,你看,還行吧?”娜美給未出身的孩子鉤出一對小襪子。

“我看看,很好啊,娜美你手真巧。”羅捧著手心,看著精緻可愛的小襪,准父親的幸运喜悅滿足的掛在臉上。

“我覺得他一定跟你很像的!”娜美撫摸上羅的臉頰,以至可以預知到孩子的出身後的模樣。

“那我好期望啊···”羅把頭靠在娜美肚子上,傾聽著裏面的胎音。

“等等,萬一是女孩子,像我不太好吧,還是像你好。”羅突然意識到。

“傻瓜,我的老公那麼俊秀,即使女孩像你,也會是個大美人!”娜美笑著雙手夾攻的掐住羅的臉頰。

羅被娜美逗喜,一時三刻回不上話來。

“嘛嘛···我幫你卷毛線···”

“呵呵,羅你真可愛。”娜美笑得開懷地端相著羅這種少見的窘困表情。

“嘛嘛···”羅臉上泛紅的尷尬,還真沒被人稱過可愛。

“船長!!”佩金拍著門。

“怎麼了?”羅在給娜美換衣服。

“聲納探測到我們頭上有船,他們打著求救信號。”

求救嗎?

“哇~!!!”娜美嚇得大叫,皆因她看到窗外突然出現一個溺水殒命的人臉。

“哇哇!!”這下而來,簡直把娜美嚇壞了。

“娜美怎麼了??”佩金在門外擔心的大叫。

“別怕,別怕,有我在!!”羅抱緊了娜美,撫慰她靜下心來,現在她不宜再遭到安慰。

“呼呼···呼呼···”娜美深呼吸著致力使自己情緒平復,不能再影響到胎兒。

“沒事,有我在!!”羅看著窗外陸續出現的一些溺水屍體,煩惱地皺起眉頭。

“我去主控室看看情況,你乖乖呆著知道嗎?”羅拉上窗簾。

“不,我要跟著你,不要離開你,我···我···”娜美還是余驚未了的微顫著。

“好。”羅抱起娜美一同到了主控室。

“情況怎樣?”

“船長,我想遇難者都是頭上船的人。”

“快,把舵轉向8點方向,有股強勁的海流在上升中!”娜美喊道。

“是!!”雖然及時轉舵,但還是來不及被涉及,船體急速被沖往海面。

“穩住船體!!”羅抱緊了娜美,不忙交代船員。

在羅帶領的紅心團遭遇海流的同時,也在發生著一件嚴重的事宜。

···

這是在羅遇到這個人——威廉·丹彼尔,他發生變故前的遭遇,或許也可說是間接誘導了娜美和羅生離死別的局面。

“威廉船長,這暴風太厲害了!”航海士在旁說道。

“哼,在偉大航道哪有不厲害的暴風!”威廉淡定的含笑著,看着海角。毫不懼怕眼前的狂風暴雨。

“船長,后面好像有艘遊輪啊?”

“······”威廉拿過望遠鏡,看到不遠前有艘遊輪在打著求救信號。

“他們在求救嗎?”

“過去幫忙吧!”威廉下達命令。

“是!!”

船使了過去,船長威廉和局限船員上了船幫助他們,但當船裏的百姓發現他們是海賊,都恐怕起來,以至有人陰謀想對付他們,於是就在謝禮的酒裏插足了安歇藥,船員不堪藥力而倒下,百姓們就操起武器殘忍的殺害了他們。

威廉當時在救治一個被桅杆砸傷的人,當發覺自己不適想叫人幫忙的時候,就看到剛被幫助過的百姓變成了惡鬼般,在戮殺著自己的船員。

“你們!!!”威廉憤怒極了,怎麼都沒想到人會變得如此可怕。

可是由之,在他的大怒以致下,操起武器向船裏的人殺去。

“不好了!!有龍捲風!!”在雨勢減弱後,一颶風突然出現在眼前,船員們都來不及轉舵就被轉入其中。

···

“趕緊釋放水櫃,大排量!!”羅大喊,但看到船員們都失重貼在了空中動彈不得。

“娜美,扶好!!”羅费力的爬著過去,拉下杆排放水量。

“這氣壓···難道···”娜美護著肚子抓住一邊,感應到了不尋常的龍捲風在頭上方。

“羅!!海面有龍捲風!!”

“什麼!!”

“怎麼辦啊?船長!!”貝波嚇得抱著頭。

在還沒有斟酌空間下,他們的船浮上了海面,接下就被迎頭來的龍捲風吸進了風眼內。

“羅!!”

“娜美···”羅想回到娜美身邊,卻被衝擊至暈。

等船體平靜後——

“嘶嘶···好疼···娜美···”羅摸著被摔疼的腦袋爬了起來。

“娜美!!!”羅看到貝波護住娜美摔在了角落的所在。

“羅···羅···”娜美聽到羅喊自己的聲音,致力睜開眼睛。

“有摔著嗎?”羅扶起娜美仔細的檢查著。

“沒,貝涉及時把我抱住了。”娜美轉身看向還在昏倒中的貝波。

“人人沒事吧!!”佩金也醒了過來。

“沒事···沒事···”其他船員也陸續爬起來。

氣壓好像有點怪,好像跟之前所處的所在不同了,怎麼回事!?明明還是那個海域啊!

娜美感受著,心存怪異的稀罕,一時想不出個所以然。

“船長!!發現不遠處有艘遊輪,海面高尚浪著很多屍體,我想沒錯的話就是那邊而來的!”夏其觀察後報告。

“船長要去看看嗎?那遊輪該是裝滿了平民吧!”貝波也醒來了,聽到夏其這樣說,有點擔心的說道。

“羅···要去救援嗎?”娜美小聲詢問,畢竟她還是很瞭解羅的不隨便救人準則。

羅含笑著摸了下娜美的頭,然後交代船員使過去看情況救援。

“娜美你在這裡呆著,我去那邊看看。”羅戴上手術手套,拿起醫療工具。

“羅,你一定要细心哦。”娜美嘟起嘴巴,擔心的抓住羅的衣角。

“宁神,沒事的!”羅親了下娜美的嘴唇,想知道医网情深医学。拿過毛線和鉤針給她。

“你就乖乖在船裏等我歸來!”

“嗯。”娜美強擠著含笑,目送羅離開。

“人人细心,不知道有什麼危險!注意點!”

“是!!”

於是,羅帶著一群醫護人員上了船,到了甲板,羅就皺起了眉頭,他看到周圍都被血腥覆蓋,人都是往外的逃走,卻被什麼拉回,切成了數塊。

“或許已經沒有我們必要救治的人了,隨時準備好戰鬥。”羅握緊了手裏的長劍。

“是!”船員們同時繃緊了神經,一副備戰狀態。

···

“他的藥力犯上了!!我們圍攻他!!”平民們拿著武器沖向威廉,威廉被藥力左右,身體變得越來越無力,在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一強壯的平民拿著斧頭而來,间接砍中了他的喉嚨,威廉口吐大宗鮮血,用手抵住攻擊,反製逆轉把斧頭砍回去,再張手把身邊禁錮自己的人脖子扭斷。周圍都安靜了下來,現在船裏的平民都被威廉殺得精光,只剩下一把小孩的哭聲。威廉撐著身體過去,掀開了桌子,看到了一小女孩恐怕的陨泣,可喉嚨受損的他,無法告訴那並無傷害她的意见意义。

憐憫心下,他跪了下來,輕輕抱住她,摸著她的頭撫慰著,可過於驚嚇和出自自衛的天性,小女孩操起隨身的小刀,刺中了威廉的心臟,威廉難過地鬆開她,看到她眼裏的恨意和恐懼。医不小心老公情深不负。即使自己有意想放過,茫茫的大海也會虐殺她的生计,現在消灭,或許比存活在絕望來得解脫。

最後的一份怜悯心,威廉自嘲地苦笑,敏捷的了結了她。

喀嚓——喀嚓——

威廉聽到了什麼人進來踩著木地板的聲音,不過現在的他已經無法戰鬥,只能接受殒命地靜待那僅餘的些微時間。

“船長!你看,到處都是屍體,都被殺了!”夏其略帶寒顫的咽了下。

“看傷口,應該是同一人所酿成,那邊幾個就是被很多武器弄死的,假若沒猜錯,或許就因為那幾個人促發了這場大屠殺。”羅輕笑地猜測。

誰···這霸氣···同行嗎?

羅注意到那邊好像有氣息,立刻過去,發現了身負重傷的威廉。

“你還好吧??”羅那不羈,藐視眾生的笑意,折服著眼前的男人。

威廉帶著比他更有閱歷的笑颜,挑戰著他游戏尘凡的本领。

羅看著這位人士的笑颜,覺得好像看到了當年的白鬍子,或許可說比他還要驕傲,強大。

“前輩嗎?”羅這樣問也覺得稀罕,看他年紀應該不大,卻不知為何有這種錯覺。

當他看到威廉身邊的佩劍,羅就明白了這份錯覺所感非假,這劍的仆人正是100多年前踢踏海賊界的強人——威廉·丹彼爾。

“威廉·丹彼爾?”羅收起笑意,皺起眉頭。

“······”被認出的威廉笑意更深。

這笑颜正正回复了羅的疑問,可另一方面,羅更覺得稀罕了,明明是100多年前的人,怎麼現在還能那麼年輕?终于怎麼回事?

就在羅斟酌的同時,喊聲而至,一群人沖了上船。

“啊!!是他們!!!強尼,彼得,大衛!!”

“怎麼死得那麼慘!!”

“誰殺你們的!!!”

“可惡!!!”

原來威廉的船員在颶風過後醒來,看到到處屍體飄來,就擔心的過來一看,發現了自己同伴被殺死,憤怒就可想而言了。

“那邊有人!!!”怒勢沖沖的船員湧了過來。

“是船長!!!天啊!”

“船長!!!”

他們看到羅在身旁,更感覺他的強大霸氣,就錯誤的以為是羅他們動的殺手。

“是他們嗎??”

“一定是!!”

“我們殺了他們為兄弟和船長報酬!”

“喂喂!!他們好像誤會我們了吧!!”夏其眼看這群掉明智的船員發了瘋似得沖過來。想知道13。

“就是啊,船長怎麼辦啊?”

“把他們放倒!”羅不驚不慌地命令。

“是!!”

···

啦啦啦——啊啦啦啦————

娜美因為孕意拿著針睡著了,夢裏又再次出現若有若無的歌聲,接下就是羅被刺重心臟的場景,立刻被嚇醒,不安地看向了遊輪。

難道羅會出事!不行!!我不能給羅出事!!

娜美拿起武器,撐起身體過去那邊找羅。

···

“他們好強!!”佩金和夏其费力的對付剩下的幾個幹部。

“看貝波的厲害!!”貝波跟另外一個幹部打得難捨難分。

看來他們是威廉·丹彼爾的船員沒錯,傳說他們的實力不是一般的強大。

羅走了過來,準備對付他們。

“船長,我們能對付的!”強巴爾捂住被刺中的腹部。

“閉嘴!”羅輕蔑一笑,抬指,周圍立刻出現一個大空間。

娜美上了船,看到周圍的‘狼藉’,還有打鬥的聲響,心裏就更難隱焦虑的慌亂。

羅···羅···

不···不···停手···停手啊···

威廉恍惚著僅剩的視線,看著船員被羅切成了數塊,以至掏出了心臟,怒氣更是一發不可拾掇。

“不愧是船長···”強巴爾看著羅沒有多餘動作下揮出的華麗劍線,感嘆他的實力簡直在與日俱增,如日中天。

“哼,烏合之眾!”羅輕蔑的笑出,那麼的目中无人。

威廉看著他這樣欺压自己的船員,怒氣帶動了身體,他拿起了旁邊的佩劍,对于情深。不帶聲息的敏捷到他身邊,在刺上去的時候,娜美已經沖了過來,擋在還沒反應的羅眼前,劍深深的貫穿了娜美的心臟。

“娜···美···”羅傻了,無法接受眼前看到的景象。

“娜美···娜美···娜美!!!”羅伸手抱住了娜美,看著傷口血液如湧泉,他慌亂地不知如何是好。

手术···做手术···不能让娜美死!

“不···不···”羅趕緊按住傷口,看着血液无法停留的外流,他很明白這樣的重傷是返魂乏術的,只能無助的漸漸看著娜美臉色蒼白上去。

“羅···”娜美强忍着痛楚,用着生命之火诠话。

“別說話!我會救你的!”

“對不起···”娜美知道自己沒救了,現在只能抓緊時間儘量把話說完。

“你沒對不起我,是我對不起你!”羅蒙受不住得沙啞呜咽,早知道···假若真的可以早知道···

“我···沒辦法···生出···孩子了···對不起···”娜美恍惚著視線,歉疚地用最後的力气撫上心愛人的臉龐,細細看矚,刻入永誠的心裏。

“羅···我···”愛···你···

娜美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顫抖着用口型來表達,随着撫在羅臉上的手,無力的滑落。

羅抓緊了她的手,不想看到这种宣誓殒命的举动,他无法预感萬一真到了‘此刻’的時候該怎麼辦才好,以至從來不愿去想,現在唯有天性地傻住,抱緊了娜美。

怎麼會···

威廉不知道會出現這種情形,那滿腔的怒火一下子無情地瀉下來,倒回地上。

···

“船長···”佩金拖著深重的聲線呼喚已經抱回娜美屍體,關在房裏很久的羅。

“別吵,娜美睡著了···”羅細紋般地聲線喃出,臉上掛滿因為傷心而滴出的水珠。

“······”佩金深歎,受不了的鼻頭一酸,抬頭看天,不想淚水同等摯友一樣的崩潰而出。

這之後又差不多一天過去了,佩金再次來到羅的房間,依舊看到他失神地抱著已經生硬的娜美,神色劳累不堪。

“船長,娜美已經···離開了,你要兴盛!”佩金想伸手蓋起娜美已變死灰的瞳目,却被羅狠狠的用手打開。

“滾!!!”

“誰說娜美離開了!娜美明明還在,她平昔在我身邊,從沒離開過!你腦袋有問題嗎?我不許你再說這話,要不朋侪也沒得做!”羅抱緊了娜美,生怕被夺走地憤怒地對佩金吼道。

船長···

佩金握緊了雙拳,決定就算掉交谊,也要讓他‘省悟’。

“你看!!娜美現在死灰的顏色,無神的瞳孔缩小,脈搏盡失,哪點還是她活着的證明!醒醒吧!船長!讓娜美安心離開吧!”佩金用力掙脫開他和娜美的距離。

“沒人能分開我和她的!沒有人!!!”羅大怒的霸氣全出,嚇得佩金臉都綠了。

“怎麼了···”夏其聽到吆喝,過來一看,發現自己船長怒火全開的掐住了佩金的脖子。

“船长,不要啊!”夏其过去阻止,边喊上傻愣的贝波和赶来的强巴尔帮手。

“船长醒醒吧,夫人已经死了!”强巴尔离开了羅的手。

“咳咳···咳咳···”佩金摔在地上,大口的呼吸著。

“船長!放手吧,讓娜美走吧,她也不想看到你這樣頹廢的!”佩金不死心的勸說著。

羅苦笑著,吻上了娜美已泛紫的嘴唇,情深地撫摸著她的臉頰,“若很多年後當我老去,回想人生的哪一段時光最快樂,我會毫不猶豫地說,是在十多歲的時候。在那時與娜美相遇,青澀地還沒感悟愛情的來臨,跟她相處的日子是多麼的無憂無慮;沒有令人发指,沒有你與我詐,更沒有生離死別。”

“船長···”佩金忍不住的悵然淚下。

“我無數次告誡自己,不要太愛你,留一點空間給自己;不要太迷戀你,连结相互的距離。假若太愛你,我會變得毫無原則地一敗塗地,你所思所想成為我考慮的完全;假若離你太近,我會漸漸丢失自己,無法預防的被你迷得昏頭轉向。我不知道你能否瞭解我對你的這份爱情,唯獨能告訴你,我希望我的眼光,我的靈魂,對你沒有仰視,唯有深重得一份我愛你。”羅悲愴難過的大聲哭出,他真的不捨得,不想難得的深愛就這樣逝去,以後還能拿怎樣的堅強活上去,畢竟一份的離去,已帶走了生命的具体。

假若陨泣僅是一種宣泄,那就別再隱忍了,眼淚有時也能洗去懦弱;

假若孤獨僅是一種狀態,那就別一味冷静了,唯有發出自己的聲音,智力找到自己的位置;

假若放棄也是一種灑脫,那就別太執著了,該放手的時候,要舍得放下,該轉身的時候,要决然決絕。

生活必要我們含淚前行,然後在不經意間回眸一笑。——娜美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明明我们还有很长的日子!为什么!!啊~~嗚嗚~~~”羅大聲陨泣著宣洩內心的苦处,揪痛欲絕的呐喊。

“娜美!!不要離開我!不要!!!我不要!”

“船長···”夏其和貝波已經哭得不能自已,淚水哇然的落下。

就算連再堅毅的強巴爾,也不由酸楚的含淚。

他們都從來沒看過冷若冰霜的船長,會這樣破产地淒然淚下,灌注具体感情的付出。

“不要離開我···娜美···我求你···求你了···”羅不斷的哭著,一遍遍的懇求,而娜美還是‘冷漠’得太過安靜的‘表達’著。

佩金表示其餘人一起離開,羅必要寧靜的沉澱斟酌。

時間又不知過了多久,突然擺在桌面的音樂盒掉在了空中上。

羅!!

“娜美!!娜美你叫我嗎?”羅喜悅地問著懷裏的‘娜美’,不過看到的就唯有‘靜默’。

滴答滴答滴——

音樂盒響起悅耳,也順帶起了無邊的思念。

“娜美將來有什麼特別想做的?我是指夢想結束後。”兩人在甲板的船欄旁,羅環抱著娜美的腰。

“嗯,無關乎夢想的實現,只想談一場長久的戀愛,最好是很長很長,可以把相愛的對方當成像家人一樣,即使吵架再怎麼誇張都不會提折柳兩個字,沒有熱戀的安慰唯有平淡也沒關系,因為相互習慣相互。把對方當成每天生活一定生计的人,那麼得不可或缺,每天早安午安晚安,只消醒來的時候都會感遭到相互的溫暖!”

“哦,那···我會是哪個人嗎?”羅加大了抱緊娜美的力度,不容拒絕的強硬。

娜美偷笑,轉身掐住羅的鼻子,笑得一臉燦爛,“不是你,還能誰?”

“不是你,還能誰?”羅彎起苦楚的弧度,把自己臉貼緊娜美。

“我們不是分不開嗎?”羅放下娜美,拿起了身旁隨身不離的佩劍,流暢的劃破了自己的雙腕。

“我們就不要分開了。”羅戚然的笑出,灑脫地想好與娜美合伙奔赴。

“三人一起幸运的···在一起。”羅闭起眼睛倒在了娜美身旁,與她十指緊扣在一起,随後劳累的閉上了眼睛。

不!!!!羅!!聽到我叫你嗎?不要!!不要這樣!!

此時一抹橘色,流浪在羅身旁,想阻止卻只能穿透而過,無能看著摯愛做出自己最不想看到的傻事。

羅!!!!

可恨!!刚刚明明能碰到音乐盒的,当今如何···

罗!你听到吗?我就在你身边···固然只是——灵魂了。

時間回去點,就在娜美掉意識的那刻,到再次的醒來,她發現羅抱著自己的身體傻住,而現在流浪在空中的無疑就是離開身體的靈魂。

羅···羅!!我在這裡!!

娜美流浪到羅的身邊,拼命的喊著,就是無法讓他聽見,就算身邊的人也一樣,唯獨···唯獨哪個倒下的海賊船長,好似凝神地看著她,对比一下医往情深甜心蛮妻。掛起一抹諷刺的笑颜。

他好像在看我?是錯覺嗎?

娜美一路跟隨著自家人回到船上,看著羅那樣失控的哀傷,心裏糾結得苦不堪言。

羅···別這樣···即使我死了,還能好好的過的···

娜美難過的陨泣著,看著羅為自己傷心失神,悲痛欲絕。

羅···羅···

娜美飛到羅背後,想抱住他,卻只能穿透摔身過去。

氣死人了···羅···聽到嗎?我在這裡!!你不要哭了!

娜美哭著再次飛過去,只能假作似得,輕輕抱住。

“娜美···娜美···”羅還能聞到空氣裏彌漫的橘子芬芳,他知道娜美還在的,雖然‘靜默’了,但還是能‘醒來’。他願意等,等著這‘虛假’的希望;他知道,連他也放棄的話,娜美就真的永遠‘冷静’了。

佩金?

娜美看著聽著佩金對羅的權語,心裏折實沉痛,畢竟這也是鐵定的事實。

然後看到羅憤怒的抱緊‘自己’不讓碰取,以至憤怒的想掐死佩金‘以策宁静’。

不要!羅!你放開!!佩金沒罪的!你會殺了他的!不要啊!!!

娜美想幫忙,卻無能為力,即使喊破嗓子的大聲,也不能讓在場的他們‘冷靜’。

夏其!貝波!強巴爾!快來阻止羅!!

娜美只好进来喊人,雖然無法讓他們曉得,但慶倖迟钝的他們注意到狀況,趕緊阻止了悲劇的發生。

“娜美···娜美···”羅哭得嗓音都沙啞得提不起聲音的勁度。

娜美聽著羅對自己的情深表明,早已淚流滿面,她真的很想告知羅自己的‘生计’,可虛無殘酷的表達著人的悲涼,訴求是那麼不屑人得被無視。

羅···即使沒有了我,你還有夢想···那平昔增援你的源動力,別忘了答應自己要做的事情,別忘了答應自己要去的所在,別忘了答應自己成長的自己,無論生活怎樣,無論現實有多難,無論綻放有多遠。不要忘了,曾經對自己許下的承諾!!

聽到了嗎?羅!!!

娜美真的快瘋了!很想幫助他走過,就是什麼都做不了。

憤怒促使了靈魂潛在的能量,就在她亂揮舞著身體發洩時,把音樂盒給碰掉在地上。

剛剛···我碰到了東西了嗎?

羅!!

“娜美···娜美你叫我嗎?”羅看著懷裏的愛人,暫時停留的淚水又再次的揮霍起來。

羅!我在這裡!!這裡啊!!

“不是你,還能誰?”羅彎起苦楚的弧度,把自己臉貼緊娜美。

“我們不是分不開嗎?”羅放下娜美,拿起了身旁隨身不離的佩劍,流暢的劃破了自己的雙腕。

“我們就不要分開了。”羅戚然的笑出,灑脫地想好與娜美合伙奔赴。

“三人一起幸运的···在一起。”羅闭起眼睛倒在了娜美身旁,與她十指緊扣在一起,随後劳累的閉上了眼睛。

不!!!!羅!!聽到我叫你嗎?不要!!不要這樣!!

對了,找佩金他們!

娜美飛去他們身邊,看到他們都喝的很醉趴在桌上睡著了。

佩金!夏其!!貝波!強巴爾!!救羅啊!!!

救羅啊!!!

娜美聲嘶力竭的呐喊著,可就是無法觸動他們半分。

而他們稀罕地不約而同在夢裏聽到娜美的呼喚,孔殷的叫著自己救自家船長。

幾乎同時驚醒的他們互看不妙,立刻飛奔到房間,就看到了羅倒在血泊中,不省人事了。

“船長!!!”

“船長!別嚇貝波啊!”貝波哭著抱起自己最愛的船長,夏其趕緊紮住還在流血的手。

“快,去手術室,給船長處理下!”佩金趕緊交代到,然後抱起娜美的屍體。

“我知道了!”

“你想怎麼處理夫人?”強巴爾問佩金。

“先···冷藏起來吧。”佩金看著自己平昔暗戀的人,心裏苦楚何止比船長少。

佩金···

娜美難過的撫上他的臉,可是佩金一點都感覺不到。

“快!心率很低了,快給船長輸血!”夏其交代著船員急救。

“血來了!!”貝波把血漿拿過來給夏其,夏其趕緊給羅用上。

佩金也趕到手術室,看到了掛著給羅輸血的液袋,下面用筆畫著的橘子笑臉。

這血···

“船長,聽到嗎?娜美確實平昔在你身邊,到現在還在救著你!”佩金呜咽地在羅耳邊說道。

···

娜美看到船員給‘無償’(實為被敲詐的敵方船員)獻血的人抽取著血液。

“佩金,也給我抽血!”娜美晚起袖子伸出手臂。

“可是···”佩金考慮到娜美身體向來不健壮,這輸血的···

“佩金,就幫幫忙吧!這可不是白給的!我的血只給一個人,希望在他受傷必要血液時,起碼可以這種方式幫助他。”娜美傻笑得異常甜美,佩金知道除了自家船長不會有其别人了。

“那好吧。”

“這樣子就不會弄混了。”娜美在袋子上用手術專用簽字筆寫上‘船長專用,橘子特供’的字樣,再配畫上甜美笑颜一枚。

“記得哦,除了羅,誰也不能動我的血,要是輸給誰了,我可要他傾家蕩產的賠償我!”娜美恐嚇的遞上血漿。

“是!!娜美小姐!!不,船長夫人!”當場的船員即使在忙著也似乎聽到了娜美惡魔一樣的命令,戰戰兢兢地立刻行禮回應。

···

“嗚嗚···嗚嗚···”佩金黯然神傷地落下眼淚,這事還是不久前而已,想不到真的有用上的一天。

“船長,你沒錯,娜美她···平昔都在···她平昔守護著你···”佩金從血液,到剛的夢,所有的種種,他確信娜美真的從沒離開過。

羅···佩金說得沒錯,我平昔都在···我不會離開你的···

娜美貼上羅的臉,情傷的淚水滑過羅的眼角,跟他的淚水合二為一的掉落。

“娜美···娜美···”羅好似聽到了伊人的呼喚,意識恍惚的呢喃著。

羅,你感遭到嗎?我的血在你身體裏流動著,我平昔都在,永遠不離開。

我愛你···

“我也愛你···”羅微張眼睛,看到了娜美恍惚的影子。

是你的靈魂?還是我太過思念的錯覺?

以後怎麼辦呢···現在游移的空虛···所有人都無法擦覺的生计···

“不會···所有人···”

誒!!誰啊?誰說話?

娜美稀罕的左顧右盼,才發現身後的房間裏,一個包滿了紗布,手腳被海螺石捆住的男人,用著病態的嗓音回應著自己。

是你剛說話嗎?

娜美進入到房間,看著他問道。

“······”

看來是我的錯覺了,哪有人看到我生计啊···

“呵呵,我就是能看到···小姐你···”那男人把視線矚向娜美,當場把她嚇了一跳。

你真能看到我嗎?

娜美驚喜的問道。

“是的···不過···想知道更多的話···請你···鬆開我···”男人似乎狡黠地盤算著。

娜美恥笑出,用著輕視的眼神投注向他,“呵,別以為你可以行使我的愛慕心來愚弄我,我可不是蠢女人。”

男人彎起的弧度帶有驚喜的加深,畢竟航海以來,很少見過他信服的女人。

“啊呵,是我无知了,小姐別生氣。”

“你终于有什麼企圖?”娜美端相這重傷到不行,可那份霸氣卻沒以是而減少半分的男人。

“沒,就是想跟你交個朋侪,娜美小姐。”

“你知道我的名字?”娜美顯得很不测。

“是啊,你丈夫那麼難過的喊你,对比一下海角妖姬——塞壬。怎麼會不知道呢?”

娜美聽到‘丈夫’一詞,未能平復的傷痛就更為止劇烈了。

“羅···”淚水又再次的打落,擊出的漣漪正好不偏移地灑在男人的臉上,而這下的衝擊,更讓他出奇的不测,她的淚水裏有著靈魂沒有的異常暖意,看來或許真的還能‘回去’,只是形式···

“你就那麼愛他嗎?”

“與你無關,別想用話語打動我,我不會讓你未遂任何事情!”娜美擦掉眼淚,闪现平常的堅強表情。

“······”娜美看了他一眼,就飛離這房間,回到羅的身邊。

特拉法爾加羅嗎?呵呵,你有個了不起的女人。

羅···好點了嗎?以後就別再做傻事了···

娜美回到手術室,撫摸著羅略微恢復潤度的臉頰。

羅在感遭到血液輸進身體的溫暖,並以此媒介,好似聽到了娜美的呼喚。

娜美嗎?

“娜美···娜美···”

嗯,我在。

“我知道在的,我知道你沒有離開,更明白徘徊人世不為人所注意的哀伤,但我···”羅捂住眼睛,依然無法阻止洶湧般地淚水落下。

“就算是的任性也好···我求你···陪陪我···不要離開···我真的無法接受···你永遠的消灭殆盡···迴歸塵土···娜美···”羅哭得連聲音都哽塞了,字也不能吐得完全。

羅!我答應你,我不走···不走,哪裡也不去,就在你的身邊···

娜美抱住羅,吻著他的淚水。

羅感覺自己本應滑過臉頰的淚水,好似中途被截斷了,摸了摸臉,也沒有異常的濕潤。

娜美真的還在!!

羅猛地坐起,看著空無一人的周遭,終於再次掛上含笑,“娜美,謝謝你。”也唯有你平昔慣著我,任由我的放縱。

···

“啊···啊···羅···羅···”娜美抱緊了羅,感受著他男人氣息的濃重,用著蠻力的衝撞自己。

“娜美?你沒事吧?”羅看娜美臉有難色,好似容忍著什麼,明明做愛該是快樂的事情。

“沒···”娜美掩飾地含笑著。

“別跟我來這套!說!”羅强横的命令。

“我···我只是很舒服而已···”娜美小聲的低下頭,有點小受怕的隐藏。

“是嗎?那舒服就叫出來,我喜歡你在床上的叫。”羅壞笑著揉捏起眼前的雙峰。

“你···壞透了!!”

接下來又是攻擊的開始,連連直到飞腾的結束。

“羅···你···我···”娜美在清算著事後的流出,心裏納悶著一些話,想跟他說出,又怕惹他不高興。

“怎麼?”羅死魚一樣的趴在床上,眯著眼問道。

“是這樣的,你這樣出在我身體裏,萬一真懷上了怎麼辦啊?”娜美想了想還是直白了自己的擔心。

“懷了?就生啊!我又不是不負責!”羅單隻眼睜開,語氣不爽的,怪娜美問這種好似欺压别人格的問題。

“不是啦,我怕···會耽誤航海···”娜美是怕這樣就永遠回不到夥伴身邊,明明一起承諾過環遊世界一週的。

“你是怕不能回到夥伴身邊吧!”羅語氣一沉地一語道破。

“羅···”
“那對不起了!下主要的話我會帶套,真有了的話,我可以親自做手術打掉!”羅翻身面對牆壁,蓋上被子,氣結的摔話。

“······”娜美癟著嘴,強忍著淚水,沖去了浴室,把噴頭開到最大,隨著水嘩嘩的落下,伴隨著還有她的哭聲。

嗚嗚···嗚嗚···

羅轉回身過去,慣性的伸手去抱娜美,也是想為剛自己的出言‘抱歉’。可本應有的人,卻不知了去向,旁邊冰冰冷冷的讓他很不習慣。

“娜美!!娜美!!”羅喊著人,稀罕怎麼沒回應,只聽到浴室的水聲,難道在洗澡嗎?

當羅走到浴室,看到娜美捂住下體,很不舒服的樣子。

“娜美?”

“羅···我沒事,洗完就回去睡。”娜美顯然在強顏歡笑,當場拒絕了羅的關心。

羅不知為何就無名火起,“順便你!”就自顧回去睡覺了。

羅···

娜美心裏颓唐得難掩負面的情緒鋪天蓋地而來,即使現今再想哭,也無從落下。

當初選擇這份‘堅強’的時候,就已經了然明白要有蒙受一切的准備。畢竟這份得來不易的‘堅強’,同時面臨的不止自己一個,所以再大的苦,也得撐的住;因為她,無法逃離心裏對他的那份——我愛你。

娜美回到床上,看到羅賭氣空中朝牆壁,一副不理不睬的高高在上,她由衷無措的深歎一口氣。就算剛才他多麼的意氣用事,想到作為伴侶,該是饶恕。

娜美拿被子給他蓋好,就躺下休息。羅平昔沒合眼,只是裝睡得一動不動,直到她回到身邊,輕柔的給自己蓋上被子,才算鬆了口氣。就在娜美深睡後,羅下床不著聲息的找上手術手套戴上,拿著小電筒,輕輕地不讓娜美發覺的架起她雙腿檢查。

這不檢查,一檢查他就愣住了,原來是自己的‘卤莽’把她給弄傷了。

“······”羅處理好回到他的‘位置’,把娜美擁在懷裏,明顯帶上懺悔的意味吻著她的嘴唇。

娜美睜開眼睛,伸手撫向他惭愧沒精力的臉龐。

“娜美?”

“羅你不消顧忌我的,我真沒事···”其實娜美在羅觸碰她的時候就已經醒來了,她知道羅有處理他自持大男人主義的方式,一貫來都寵著他,明明知道,也要裝得‘白癡’點,‘少根筋’點。

“以後什麼也不許瞞著我!”羅落下狠話,不容人的強硬,把她抱得緊緊的。

“哦。”若在別人眼前,她絕對會反駁譏諷,可面對了羅,她知道他對自己的緊張操然,每每都會灵活的聽話。

這就是她對他,他對她的相處方式,一份屬於名叫‘羅娜’的愛情。

···

羅起來,扶著牆壁走去冰庫,他真的很想她,心臟的疼痛好比生挖還要劇烈,自從她為羅而死,所有悲欢离合的回憶都如流光機一樣不停歇的播放,多到他無法蒙受的快崩潰。

羅覺得獨自活著是多麼的苦楚難受,世界因掉而變得更冰冷,每一呼吸都吐出著無比的寒氣。他看著周圍路過的所在,医生大人,医往情深。都看到很多的很多都是娜美為他的準備,早餐的營養,午餐的豐盛,晚餐的精緻,和生活上種種的舒適等等;確實娜美平昔來都嬌縱的對他好,無論什麼都把最好的留給他,即使是面臨危險,都義無反顧的沖向。

“娜美···娜美···”羅去到冰庫,看著裏面被冰封的愛人,心更比刀割的痛還嚴重。

“假若可以重來···我想對你更好,我好想你,真的好愛你。”羅抱緊了娜美,淚水又一次止不住的滑落。

“我其實壓根就是一個贫乏宁静感的膽小鬼,怕動感情的時候被傷害,於是固執的把自己封閉起來,不讓別人看穿。唯獨你肯果敢,又拼死認真的去愛我,即使我多野蠻,不講道理,你都無私的給我饶恕,縱容我的一切,對我無條件的好,而現在沒有你在我身邊,這份贫乏你給予的宁静感的孤獨,讓我好恐怕···”

“真的好恐怕···好想陪你而去···唯有你在的所在才感覺到溫暖···”

“想不到船長會為了夫人去死···還算是個大海賊,一個男人嗎!”強巴爾跟佩金和夏其喝著酒,發洩著心裏的鬱悶。

“強巴爾,你的話也沒有不對,可是···”夏其剛發話,就被佩金奪走。

“擁有得愈多的男人,愈舍不得死。而當一個男人因為一個女人的離開而自尋短見,唯有一個原因,她是他的具体。正因為‘一無所有’,才會覺得活著沒意见意义。”

其他兩個男人聽了只是深深歎氣,繼續喝他的悶酒。

“船長,別難過了,貝波很擔心你。”貝波知道羅一定來冰庫找娜美的,順便捎上外套給他披上。

“······”羅還是失神的抱住娜美,壓根就沒聽到隻字半語。

“船長,別這樣了,貝波好難過,不想看到船長不開心。我真沒用!要是我知道能讓娜丑化险为夷的形式,一定把她復活回來!貝波也很想念娜美!嗚嗚嗚~~~”

化险为夷?復活?!對了,我怎麼沒想過呢!這世界上一定有復活死人的形式!

久違的自信笑颜,重新掛起了在他的臉上。

娜美,你等著,我一定要你回來!!

羅···

娜美靜默地对待著這一切,她很明白,接下來他會有多瘋狂的去實施這件事,而她顧慮他的‘瘋狂’遠比想像愈烈,可怕。

“怎麼?”

“為什麼你會看到我?”娜美又再次來到關那個男人的房間,無助的找他詢問。

“呵,因為什麼?我出格啊!”男人一副蠱惑別人的語氣,娜美聽著就很討厭了。

“小姐,你還是上路吧,靈魂留活着上會逐漸變質的,到時反而更讓你的愛人傷心。”男人在娜美消灭前,落下這句話。

變質?呵,即使怎麼變,也不會改變我對羅的愛。

從羅決定的那刻開始,他就廢寢忘餐的找尋復活娜美的形式。医往情深甜心蛮妻。

娜美你等著我,無論花几多時間,几多心力,我都會讓你回來!

“船長把自己關在房間都好一段時間了,平昔埋在書堆裏找著什麼,我好擔心呢。”貝波從羅房裏拿出已經冰掉的咖啡,準備給他換上熱的。

“他也真是的,想不到執拗到這個份上。”夏其也擔心到不行,從來沒看過他那麼的瘋狂失控。

“那是娜美哦,若是我也會這樣做!”佩金抱了一大堆書從甲板下來。

“天啊,又來這麼多書,你也制止下啊!這樣看上去,人還沒垮,眼睛就先垮下了。”夏其無奈的皺起眉頭。

“他現在興在頭上就算我制止,都是說不聽的!”佩金自從娜美的離開,人不單變得沒精力,態度語氣也頹廢烦躁。

“那也不消發脾氣啊!”夏其幫輕點拿走一些書,一起送去給船長。
沒有!!沒有!!到處都沒有!终于怎樣智力救活娜美啊!

羅生氣的把桌面上的書籍具体一掃地摔在地上。

“船長!!冷靜點啊!!”夏其把書一扔,沖上前阻止羅的發洩。

“滾開!!”

“夏其由得他吧!!”佩金拾掇著地上的瘡痍。

“可是···”

這時羅注意到了夏其摔下的書,裏面有一本說著靈魂什麼的,立刻沖過去,拿起來細讀。

“夏其,這本書從哪裡找到的?”羅匆匆的問道。

“這本啊!是在威廉的船上找到的,那裏有很多藏書,這裡是一局限。”佩金邊拾掇著東西邊回复。

“太好了!你們快去把敵船上的書,筆記,平常記錄著什麼的東西都具体搬過來!馬上!”

“是!!”

羅再次拿起手裏的靈魂雜記,笑意陰深的滿溢嘴角。

此時被關住的威廉,心裏難以平復不安,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來臨。

塞壬···

“塞壬?塞壬是誰啊?”娜美走到男人的身邊,心酸地看著他落淚,手指已經情不自禁的給他擦過。

“是你啊?怎麼?又來找我?”本來感傷的表情上,立刻恢復了平時的虛假。

“······”娜美退後幾步,窩坐在地上。

“找你說說話不行?”

“可以啊!跟那麼美麗的姑娘聊天,是我的榮幸。”

這笑颜,還真像平時的羅,那樣的蛊惑人心,讓人猜不透。

“那你告訴我,你在意的塞壬是什麼?人?”娜美覺得這名詞很詭異,好像在哪裡聽說過,卻又怎麼也記不起來。

“呵呵,你很有趣,塞壬其實就是···”

被搬來的堆積如山的資料滿溢了整個房間,羅瘋狂的找著,看著這威廉所總結出來的筆記,掛在嘴角的含笑接近癲瘋的莫深。

娜美···娜美···

羅拿起整理好的東西,走去了威廉被關的房間。

“塞壬其實就是···”

“就是什麼?”娜美咽了下,期望著答案。

男人壞笑了聲,一手抓住娜美抱在了懷裏。

“近看就更美了。”

“你無恥!!滾開了!!”娜美厭惡的推著他。

“我不要!”男人篤定的死死抱住,娜美惱羞成怒,觸發了靈魂气力,“滾開!”一陣強烈的聲波震開了男人,把他撞倒在牆壁上。

“嘶嘶,還真疼啊!”男人撐起身體,闪现驚喜的含笑。

想不到短短時間就進化到這個形象了,真是不錯的實驗素材。

“你真可愛,難怪那羅這麼疼你!”

“你說什麼!!”

這時羅開門進來,稀罕他好像跟誰談話,不禮貌的走上前一腳踹在他胸口上,用力的蹂躪著未痊癒的傷口,“你臆想了嗎?跟誰說話啊!威廉船長!”

威廉不為所懼的,連哼疼聲都沒有,眼神佈滿輕蔑,嘴角勾起恥笑的弧度,‘有意’地挑釁著羅,好似有某些操作把持在手似得傲嬌。

羅看著這種種,心裏充滿了疑問,他時常告誡著自己,對手的小細節往往就是通往答案的途径,絕不能輕而言是。況且這傢伙是傳說中睿智的大海賊,更不能轻视了。羅篤定他‘知道很多’,裏面就有他要的答案。

“哼。”羅以下馬威的態度高於他的藐視,腳上的力度更沒有放緩的壓制,勢必要他‘场面’地知道羅不是個隨便妥協的‘小角色’。

威廉甩了個眼色懶理羅的別過頭。

“威廉船長···”羅打開手裏厚厚的筆記表示給他看。

威廉輕鄒眉頭,笑颜也略微點僵了下。

Binggao!

羅自信的笑颜上特别一層,這下細微的動作,他肯定威廉知道一切‘不可思議事情’的生计。

“拜讀了你的‘傑作’後,發現你對神鬼與人體接觸一類的事情很有研究,真令我嘆為觀止呢。”羅翻動著筆記,特別是在一些严重的頁面作了停頓,暗示他別搞花樣,即使想要耍滑,羅也知道個完全。

威廉看著他的一舉一動,心裏不由‘咚了’一下的沉澱,眼前這小夥子比想像的城府要深,而且會不擇手段。

“有什麼事嗎?”威廉帶上猜疑的眼神端相著他,其實心裏早已有答案了。

“確實有點事情想請教你的!”羅翻動到介紹某儀式上停下。

“這是什麼?”威廉明知故問地挑戰著羅想爆炸的耐性。

“呵,我很感興趣的所在,你懂得!”羅顯然沒被激到,反而笑出癡狂。

這使威廉更擔心,潛在預感到將來必會發生很可怕的事情。因而告誡自己更不能透露任何事情,要不蒼生的纪律會遭遇巨變。

“我懂什麼,只是無聊弄弄的東西,難道聰明的特拉法爾加羅船長信以為真,覺得它能使你死去的女人復活?別可笑了,接受事實吧!”

“無聊弄弄也弄得那麼詳細,理会透徹?也不免难免太‘浪費心情’了吧?”

威廉只是笑而不語,羅就繼續說道,“對了,我怎麼就沒看到說這儀式是復活死人的呢?”

不好···

威廉頓時僵住冒汗,“反正你是不要癡心妄想在不切實際的事情上。”

“能否不切實際,我會量度,但鑒於我的耐性无限,還真想威廉船長多教教晚輩了。”羅狡黠地笑著,滿懷老友的盤算。

“晚輩?我跟你沒差几多歲哦。”

“哈哈哈,真謙虛呢,你可是100多年前着名的海賊,不過讓我稀罕的是,你怎麼還能连结那麼年輕,一點都沒變老?難道這裏面還記載了不老机要?”羅合起了筆記,猎奇的看著他。

“你說什麼?什麼100多年前啊?”威廉不明白他說什麼。

羅也同樣對他的回复很訝異,“100多年前啊,海元1720年開始揚名的海賊。”

“本年是几多年啊?”

“本年是1869年。”

兩人冷静了,心裏湧現著不安的答案。

“那···是我回到了過去?”羅輕笑出。

“還是我來到了未來?”威廉更覺得不可思議了。

“誰知道呢···”羅才不论终于誰穿越了,現在首要是調查如何實施復活計畫。

“晚輩還想請教你一個問題,塞壬在哪裡?”羅單刀直入的問。

威廉瞬間收起了笑颜,又頃刻恢復反侃羅,“誰又知道呢···”

羅低著頭,唯獨看到他那不帶感情的笑颜越演越烈,娜美平昔在旁默默的看著這一切,腦袋空白地不知怎麼處理,畢竟所有的一切早對她來說都還沒‘適應’。

羅···

安靜數秒後,羅站了起來,一劍柄狠狠打下,並且沒有停留的趨勢,像在發洩似得想至威廉於死地。医往情深 童心 康子仁。

羅···羅···不要···

娜美想抓住羅,卻只能落個空,以至沖到他眼前擋,怎麼喊,都無補於事。

不要!!羅!!不要啊!!

娜美哭著擋在威廉眼前,淚水不斷揮灑在威廉臉上,那份帶溫度的水滴讓他疼爱,從來沒有過的疼爱。

羅!!夠了!!

羅停下了動作,他覺得好像在瞬息間聽到了愛人的喊聲,也讓暴怒掉冷靜他的暫歇下來。

“我有的是時間跟你耗!”

隨即就摔門而出。

“你怎樣了?威···威廉···”娜美難過地問他。

“還···死···不去···”威廉费力的撐起身子,伸手去擦掉娜美的淚水,若再這樣落著,真不知還會‘涉及’到什麼‘水平’。

“你能碰我?”娜美驚訝地感覺到威廉的觸摸。

“嗯。”威廉苦笑。

“為什麼?”

“還是不要知道的好···”威廉傷心的含笑真誠的展現於前。

因為···我就是塞壬。

“······那我就不問了。”娜美扶著他坐好。

“感覺怪怪的,其實我···更想觸碰到的是羅。”娜美忍不住又再次淚下。

“······”威廉看著傷心的她,也不知該說什麼好了,有些事情確實是忌讳的。

塞壬···塞壬!!什麼東西啊!

羅生氣的一腳揣在書架上,觸碰到旁邊娜美要來畫海圖的桌子,下面疊著的幾本書掉了下來。羅深深歎了口氣,蹲下來撿起,發現其中一本介紹著偉大航道各種異類種族,於是猎奇的翻閱,結果真被他找到關於塞壬的相關新闻。

塞壬由来自迂腐的神话传说,在神话中的她被塑酿成一名人面鸟身的海妖,飞舞在大海上,(其實莫奈一出場的時候,我就覺得尾田拿這個做借鑒了,以後或許有不錯的關於她的故事呢,尾田大嬸,我有猜錯嗎?)

具有天籁般的歌喉,常用歌声诱惑过路的航海者而使航船触礁吞没,船员则成为塞壬的腹西餐。塞壬是河神埃克罗厄斯的女儿,是从他的血液中诞生的妍丽妖精。由于与缪斯逐鹿音乐落败而被缪斯拔去双翅,使之无法飞舞。掉翅膀后的塞壬只好在海岸线左近游弋,有时会变幻为美人鱼,用自己的音乐天赋吸收过往的水手使他们遭遇灭顶之灾。塞壬栖身的小岛位于墨西拿海峡左近,在那里还同时栖身着另外两位海妖斯基拉和卡吕布狄斯。也正是如此,那一带海域早已堆满了受益者的白骨。

另外更相傳塞壬是冥界的带路人,她是冥王所劫的冥后伯尔塞弗涅的女友,由於未能尽到护卫伯尔塞弗涅的职责,被罚变怪形,为亡魂向冥界带路。

羅再次翻動威廉的筆記,裏面寫著儀式的進行,必須使用大宗的鮮血和魂脏做引導,呼喚死去的人回來。

魂脏是什麼東西?

羅繼續看著詳盡的形色,還有畫著的圖形猜測。

這個魂脏···難道就是!!

砰砰!!

魂脏的聲音讓羅明白到了一切。

“船長!!!”佩金急沖沖地跑了過來,手裏拿著份報紙。

“怎麼了?”羅不悅這時人來的打擾。

佩金嚇了一愣,自他認識娜美後,就永久沒看過那冷到冰點的眼神了,不過還是提著膽子告訴,“請您看報紙。”

羅拿過報紙一看,首先是注意著時間,寫得是海元1740年,霎時讓他頓住。

莫非是之前遇到的風暴被轉進了時間贫乏?
“現在該怎麼辦啊?我們好像回到了過去···”佩金迫不期望地說出擔憂的事情。

“······”

“船長,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怎麼辦?現在哪有這個心斟酌慮,心裏滿滿裝得都是娜美的事情。

“你幫我去調查下塞壬一族的事情。”

“塞壬···我知道了。”

佩金看自己船長根柢無法专心暇顧,相比看医网情深医学。暫且還是緩一緩,他信赖羅有他的打定。

滴答滴答滴答——

羅打開了音樂盒,聽著裏面本該幸运的和絃,卻泛起了悲痛的漣漪。

假若真的有這種鬼扯的回到過去一說,我真想回去阻止娜美的死去。

“嘔~~嘔~~~”

~~好想吐~~如何最近这几天老是心闷难过,我终于怎麼了?

“我們做都沒戴套的,你懷孕一點都不稀罕的。”

誒···難道···不會真的吧!

娜美举起手握拳,促进着自己別多想,不想讓羅老是為她提心,掉膽著各種事情。

嗯嗯,該是沒什麼事情的,大概是胃口不好而已。

“那對不起了!下主要的話我會帶套,真有了的話,我可以親自做手術打掉!”

若···真的有了的話,羅會打掉嗎?算了,還是不要多想,或許過些時間就好了。

娜美把弄好的早餐拿進房間給羅。

“怎樣,此日的愛心早餐?”娜美看著羅幸运地含笑著。

“呵呵,每天都喜歡。”羅津津乐道地吃著,不過另一方面,他注意到了娜美臉色不大好的樣子。

“娜美,身體沒什麼不舒服吧?”羅裝得很無意的在問。

“額···沒事啊!”娜美被嚇得倒抽一口氣,難道什麼都寫在臉上,他怎麼會知道的。

“我之前說過什麼?你該記得吧。医往情深首席别错爱。”羅擦了擦嘴,觀察著娜美。

“什麼?”娜美無辜地裝忘記。

“就是不能隱瞞我任何事情!”羅頭冒青筋,更肯定娜美是在掩飾什麼,

待羅吃完後,娜美端著盤子準備拿去洗,吐意又忍不住地犯上。這個舉動著實把羅嚇一跳,立刻上前查察她。

羅眼見娜美滿頭大汗,手捂著嘴,就快吐出來了。

“娜美,怎麼了?想吐嗎?”娜美還沒回复,就间接跑去廁所對著馬桶吐了起來。

“好點了嗎?”

羅扶起吐得沒力的娜美,去洗了下臉,然後凝重地看向她詢問,“娜美,什麼時候開始啊?”

娜美不消看,也知道他現在臉有多臭,支吾地不知能否說好。

“怎麼?告訴我啊!”羅缩小了說話的聲量,娜美受弱的驚了下,咬著下唇更不敢說了。

“哎,告訴我吧。”羅深深歎了口氣,放緩過激的態度。

“嗯,好幾天了。”娜美不寒而栗的回复,邊緊張的揉弄著衣角。

“為何不告訴我?”

“怕你擔心。”

“哎,還有哪里不舒服?只是想吐而已嗎?”羅疼爱地上前把她抱在懷裏。

“嗯,想吐,看到食物就想吐。”娜美撒嬌地哭聲。

“哎,有個醫生老公都不會用,病是不能拖的。”羅納悶地說完這句話,鬆開了娜美,走出了房間。

怎麼辦···他好像很不高興的樣子···

娜美正煩惱著不知怎辦的時候,就聽到房門開的聲音,知道是羅回來了。

娜美抬起頭,已經看到羅倚在門邊,把一個小膠瓶拋給了她。

“去,尿點,我要驗下。”

“啊?”

“叫你尿就尿啊。”羅不耐煩地促使著。

“我终于怎麼了?幹嘛要驗尿啊?”娜美感覺他不像平時那樣,變得奇稀罕怪的。

“我···我懷疑你懷孕了。”羅本來沒有表情的臉上,缓慢地浮現出狡黠忍笑的樣子。听说13。

娜美看著他這種开心的模樣,就忍不住想爆發。

“懷孕你個頭!!”

羅捂著一邊的耳朵,慢條斯理,無所謂的解釋著,“這有什麼好驚奇的,我們做那個也沒避孕的,而且晚晚都‘強身健體’做‘運動’,懷孕了也不稀罕啊。”

什麼啊!!!

娜美對他那種輕蔑的痞子拽樣甚恶感,憤怒他根柢就只顧自己,沒為她的立場想過,萬一懷孕了,冒險生活生计不就結束了?!還有夢想的世界地圖,夥伴們的約定!不行,怎麼可以!!!

羅怎麼不知道娜美想什麼啊,光是看她現在那充滿爆炸性的臉色,就一清二楚了,但還是忍不住暗喜的竊笑,致力壓抑著嘴角上揚的弧度。

嘻嘻嘻···要是真的有了,娜美怎麼都得留在自己身邊,也不能吵著回草帽當家那了。

“笑屁!!你這變態!”娜美喘著粗氣,鼻孔冒煙。

“我哪有笑?”羅繼續裝cool。

“媽的!明明就有笑,皮笑肉笑心也在笑!你肯定在想著要是我有了,就能平昔留在紅心團,對吧?!”

“哪有,你想錯了。”羅還甩了個白眼,故意做得好像受了曲折似得。医往情深,医生好高泠。

“我想錯!!”娜美底線已經點燃了,爆炸在倒數中,3-2-1嘣!!

娜美憤怒的拽起羅的耳朵吼怒,“要是猜不到你想什麼,我不配做你特拉法爾加羅的老婆!!”

羅被震得昏了下,趕緊识相地摟過娜美,“還是老婆厲害,我想9成肯定是懷上了,你月事好像很久沒來了吧?”

娜美立刻想了想,確實好像是,嚴重不好的預感的已經泛出來了。

“我真的懷孕了嗎?”娜美摸著自己的小腹,無法接受現實的無措。

“八九不離十了!!不過以防萬一還是驗下比較好!!”羅一副開心到不行的呵呵笑著。

“雖然我和你都還很年輕,不過我不介意做個年輕的爸爸,好期望呢!!呵呵!!我做爸爸了!!呵呵!”

“你不是說萬一有了要打掉嗎?高興個什麼!”娜美賭氣的不看他。

“啊!我有說過嗎?我怎麼大概說這種沒人道的話,肯定是你亂想的!啊~~我做爸爸了,會像你多點,還是我多點呢!呵呵~~”

“嘖···”娜美深歎無奈,欲哭無淚了,真服了這傢伙。

“是兒子?還是女兒呢?啊~~~好期望~~~”羅想入非非到無人的境地了。

“你啊!!!真是的!”娜美看他花癡地哪個蠢樣,啼笑皆非掐住了羅的鼻子,

雖然滿腔的曲折,娜美還是無法真的氣到骨子裏,只能慨歎無奈的笑出,感懷未生生命的喜悅。

···

“呵呵···”羅苦笑著落淚,明明事情發生就不久前而已,怎麼現在卻成了回憶。

“娜美···娜美···時間若能回去···真想對你更好···好想你再對我笑···娜美!!”

···

“羅,謝謝你送我音樂盒,很棒的禮物。”娜美笑得特別幸运。

“你喜歡就好,多聽音樂對孩子有好的胎教的,也讓你疲憊的懷孕過程有几多的舒緩。”羅撫摸著娜美的小腹,准爸爸的喜悅披露無遺。

“嗯,有你在身邊,我就滿足了。”娜美撫摸著羅帥氣俊秀的臉,粉紅菲菲的表達著相互能相遇的幸运。

“娜美···好想你···”羅在夢裏又再次夢到兩人相處的往事。

“船長···船長···”佩金進來看到羅拿著音樂盒,苦楚地夢喃著,不忍心性還是把他給叫醒。

“佩金···”羅撐著頭,抹過眼淚。

“船長,我已經查到了,但並不全面,這個族很神秘,留下的資料不多。”

“我知道了,你先辈来吧,順便給那威廉船長治療下,吊著他的命,我還要他‘招供’一些事情。”

“明白。”

羅打開手裏的資料,看著下面介紹,和比對書本上的形色,可得出幾個結論。

相傳塞壬一族有著神秘的气力,有蠱惑眾生和帶領陰魂的能力,人數疏落的集居在墨西拿海峡左近,被滅於1740年。

1740年,不就是現在回到的時間,為何那麼巧合呢?

羅打開娜美畫了初步的世界地圖,發現他們所在的海域離現在船的位置不遠,以上這2點,不能是巧合那麼簡單,好像是命運指引著什麼發生似得。

這時,筆記天然翻動然後從桌上掉下,羅猎奇的撿起,掉在的頁面正是自己最在意的那儀式。

瞬息後,明白到一切的羅諷刺一笑,坐在了地上,閉目養神的方式斟酌著接著下來要幹的事情。

“娜美···宁神,無論如何,我一定會讓你回來我身邊。”

娜美擔心著羅,回到房間看到他打開了地圖查察著什麼,於是走到最在意的那筆記前,用著威廉教的魂動方式,聚精會神的冥想一會,伸手去觸碰那本應穿透的物體,發覺居然真能移動了,她驚喜萬分,立刻打開到了羅翻開給威廉看著的所在,她這一看,頓時被嚇到,動靜涉及下,筆記從桌上掉下,惹起了羅的注意。

羅!!不要,你聽我說,不要!太邪惡了!

可羅一點都沒聽著,反而更興奮地準備著施以實踐的計畫。

怎麼辦好呢···

羅抬起頭,站起身,拿上隨身的長劍,佩戴起久違的老謀深算得可怕的笑颜,大步走向威廉所在之處。

羅,你想幹嘛啊?別做可怕的事情!

娜美平昔徘徊在羅身邊,喊著他,希望几多能讓他注意到,而給出的答案就唯有徒勞無功。

羅我不希望你為我這樣做!好嗎?我求你了!

羅突然停下了腳步,好像按捺不住什麼,停頓了下輕歎,掛上窘亮的眼神,落下一句肯定到不行的話語,同時又好似在回應著娜美似得,“因為我愛你。对于老公。”

羅···他聽到了我說話嗎?接著就算娜美再怎麼喊,都沒有讓他有反應半分,剛的難道只是‘自言自語’嗎?

“威廉···船長!”羅再次來到關押威廉的房間。

威廉用餘光看了他一眼,敏銳的洞察感告訴他,羅來者不善。

“嘛···事情我都知道了。”羅自信嚇人的笑颜,霸氣外洩的壓迫感讓這狹小的空間頓時掉了賴以生存的空氣那般,讓人窒息。

“······”威廉不好預感的皺緊眉頭。

羅輕笑出,缓慢走近威廉,彎低身子在他耳邊耳語了數句。

“你!!!”威廉吃驚喊出時,已被羅迅速的一劍插進胸口,活蹦的心臟隨即抽出。

娜美在旁只能啞言看著這一切的發生而無能為力。

“不要···”威廉在掉意識前,用力擠出的一句。

當時娜美只認為是威廉對於臟器奪走的不舍,直到後來事情的發生,才明白到他在意的是另外一回事情。

羅看著手裏的心臟,剛癡狂的笑颜一收為盡。

還不夠···

“佩金,叫大夥凑集,我有事情要說。”

“是的。”

···

“船長,這樣做的目地難道是?”佩金震驚地站了起來,羅只是回給了他一個冷若冰霜,信仰十足的眼神。

“佩金···”夏其拉過他搖了搖頭,表示他船長決定的事情無法讓任何人左右。

“對不起,我不知道能否正確,但我信赖船長你。”貝波默默地說道。

“對···對!”其他船員也附和著。

“······”強巴爾不語,靜待著羅下面的交代。

“現在我就講述計畫的具体,你們不能有差錯。”

“是!船長!”全體船員整齊的回复。

···

“塞壬帕耳塞洛珀姐姐,你看那邊能否有條小船啊?”一個妙齡女孩頭戴花圈,告訴身邊年紀比她稍長的少女。

“什麼啊?卡吕布狄斯?”

“后面啊,好像小船上有個人!”

“誒,對哦,是遇難者嗎?”

“那怎麼辦啊?”

“也不能見死不救啊!”

···

帕耳塞洛珀癡迷地看著這救起的男人,深奥的輪廓下,有著濃重黑眼圈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延迟下的薄唇,到富饶男人雄性特徵的鬚根,都滿富魅力的擺設得恰如其分。

好帥···怎麼會有那麼俊秀的男人。

帕耳塞洛珀看著眼前的男人眼球開始動著,似乎是要醒來了,澀生得退後幾分。

“你···”

“你好,我是救你的人,塞壬一族的首領帕耳塞洛珀。”帕耳塞洛珀臉紅的介紹著自己。

“什麼帕?”

“你可以间接叫我塞壬的,族裏人都這樣叫。”帕耳塞洛珀在他那磁性的嗓音下,頭腦發漲,心動劇烈,在趕緊回复上,生怕有那麼半分怠慢,會給出不好的映象。

“哦,塞壬對嗎?我叫羅。”羅輕輕掛起含笑,勾上诱人魂魄的眼神。

這下好似被電到樣,讓帕耳塞洛珀沒差點昏倒過去,傾慕之心從這刻萌發。

“你沒事吧?”

“我···我沒事···”帕耳塞洛珀低下頭,臉紅耳赤的羞澀著。

“謝謝你救了我。”

“舉···舉手之勞而已。”

就在不經意間,羅暗暗得在無害的笑颜里,多出了分未遂的意味。

···

“我在哪裡??怎麼那麼黑,终于發生了什麼!”娜美捂著頭,什麼都記不起了,独一清晰想起的,是羅在詢問自己,請求著什麼的答案。

“你好点了吗?”突然在阴沉裏出現了威廉的聲音。

“威廉嗎?你在哪裡?”娜美求助的到處搜索著。

“別怕,我在這裡。”一個溫暖的懷抱把娜美抱緊,接著出現一強光,等適應後,娜美才清晰看到了周圍。

“這裡是那裡?”娜美推開了威廉,難為情的別過臉。

“狹縫地帶,既不是生,也不是死。”威廉悠閒一笑,漠然自如。

“那我怎麼會在這裡,你也···”娜美無法向他那樣當沒事似得,她有她的牽掛,即使現在游移的飄離,也無法阻擋想留在他身邊的決意。

“我要回羅身邊,你幫我好嗎?”娜美上前苦咽著淚水懇求他。

“好嗎?威廉,好嗎?”

威廉看著她,心就怪異的糾結起來了,以至泛酸著故意說出讓娜美為難的話,“不是把对方留在自己身边才叫爱,能放手离开,让所爱的人解脫,也是爱的一种。”

“你的意见意义是叫我上路嗎?離開這個有羅的世界,前往來生嗎?”娜美淚水浸滿了整個瞳目,躍起的反光刺痛了威廉的眼睛。

“對!”威廉顫抖著嗓音,還是確鑿的肯定道。

“不····我不要!!!”娜美抓狂的呐喊,接受無能地抱著頭蹲在地上大哭。

“爱情只是由于寂静落寞必要找一小我来爱,才生计的東西,即使没有任何结局···”

“那是你的一廂情願的想法,你根柢不懂我和羅之間的愛情,更不明白我和他终于有多愛多不想掉對方,!”娜美淚眼恍惚地對他吼道。

威廉惨淡得撐起倔強的笑颜,掩飾著潛在的醋意,他承認,從娜美被他刺中倒下,那抹不屬於世間喧嘩的橘色,就已深深远入他的內心。後來跟她的鬼魂認識,更確認自己當初對她的映像,人如其名,氣質更不乏方物,美得由裏而外,難怪那詭譎腹黑的船長不惜代價地對她迷戀至此。

“你都死了!還怎麼愛?”威廉生氣的抓起她。

“死了···就不能愛了嗎?即使剩下最後一片魂魄,我也愛!”娜美滴出淚珠,認真的看向威廉。

“······”威廉從她認真的深情的眼神裏就知道所說的誓词不假,實為被她振撼。

“即使灰飛煙滅嗎?”

“義無反顧!”

“為什麼···”

“因為···他給了我一份童話的愛情。”

···

“嗚嗚···”娜美看著報紙連載的愛情故事感動而落淚。

“······”羅扛著長劍走到她背後,她還沉醉在故事的浪漫裏不為擦覺。

“哭屁啊!”

“誒!你怎麼在?”娜美吃驚地趕緊擦過淚水,把報紙收在身後。

“誰死了嗎?要哭成這樣!不許你哭!”羅不爽娜美哭成淚人是除了他之外的其他事物。

“强横狂!我愛哭誰關你屁事啊!”

我强横···老子不就緊張你而已···不知好歹的女人!!

“ROOM!”能力一出,報紙天然在羅手上了。

“啊!!你耍賴!!死變態!”

羅隐藏著娜美,把報紙那頁煽情的愛情故事給認真看了一遍,“嘖,騙人的!”

“騙人就騙人!!”娜美賭氣的搶過。

“既然知道騙人的,那幹嘛哭啊?”

“你不懂,那是女人的夢!夢想著有個白馬王子的出現,把你帶進另一個不同的人生!”娜美撫平羅弄皺的報紙,滿懷期望天真爛漫的笑著。

“嘖,反正我就不會成為你期望的白馬王子,我是個海賊!”羅桀驁不馴的摳著耳朵。

娜美甩了他一個白眼,小聲的碎碎念,“不是又怎樣,你的出現,已經照亮了我後面的人生,死白癡。”

羅看娜美那麼不高興,覺得自己好像有點過分了,立刻討好的抱在懷裏哄她,“嘛嘛,雖然我不能成為你的王子,但你要信赖,我會成為你的天使,在你必要的時候,張開翅膀來守護你,帶給你跟童話故事一樣幸运和快樂的結局。”

“羅···”娜美被感動到了,海帶狀的淚水洶湧而出。

“喂喂,你也感動過頭了吧!”羅汗了,忙不及地擦去。

“白癡,你不懂!!”

“是是,我不懂!”羅捧住娜美的臉頰,一吻而下。

“我只知道,没有你的世界and没有爱and没有氛围and没有阳光and我真的無法生存上去。”

“啊~~~羅~~你這個討厭鬼!!”娜美羞澀地在羅懷裏蹭著。学习不小心。

“只對我的公主說得情話。”羅在娜美耳邊輕訴。

“/////嗯。”娜美抱緊了羅,笑得一臉甜絲絲。

收到了,我的海賊王子···

···

“他放下了尊容and 放下了天性and 放下了坚强and都只是由于放不下我,即使現在所要做出的一切,都是歸咎於我!”

“我明白了。”威廉擦過娜美惭愧的眼淚,心裏泛起的酸楚快讓他腦筋掛掉,好像容不得她不高興,只能妥協她任何的央求条件。

威廉拉起娜美往著一個方向前進。

“我們去哪裡?”

“回到現世。”

“我怎麼來這個所在了?”

“他在施法讓你復活。”

“復活···復活···”娜美捂著頭,覺得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情。

蓦地又一次的強光來襲,威廉和娜美來到了一個滿溢血液的池子,羅在池中央抱著娜美,口裏呢喃著什麼。

“你覺得這樣的男人還值得你愛嗎?”

娜美只是淡若一笑,說出心裏的徜徉和有所感悟的得證,“嘛···確實,若要找某事想認可的理由,總會振振有詞,歧找尋快樂,我們總以為此日的打拼,是為了翌日的快樂。可是,快樂不在路的終點,它就在我們走著的路上。所以,理由有時只是一個錯誤的借口,它讓廓清變恍惚,簡單成複雜,讓我們本來輕快的心缓慢地疲憊和麻痹。還原事物的本質,就是在還原我們自己。說簡單,就是直覺某種感情,他在我心裏就是那麼得有魅力。”

“······”

娜美覺得耳邊突來一陣鳴聲,聽不到威廉說著什麼,“你說什麼?”

“你怎麼!!!走!娜美!!”威廉一推娜美,娜美感覺被什麼吸了過去。

隨即在意識掉的那刻,她聽到一個女人憤怒的呐喊,“我不會讓你們幸运的!!”

···

時間回溯——

“威廉!!”娜美看著羅沒有用能力,反而是活生用劍插進了威廉的胸口,一手抓出帶血活跳著的心臟,然後拿出一個小瓶,接住了心臟裏滴出的血液。

“佩金!!佩金!!”

“來了!!哇!!”佩金被眼前的慘狀嚇了一跳,他知道表面即使再怎麼瘋傳羅冷血,他本質還是不輕易滅殺生命的,現在這個舉動真的讓他疑惑。

“處理下!等下有事情交代。”

“是···”

羅拿著那活蹦的心跳和那瓶血液來到了冰庫。

“娜美你等著我,我會讓你活過來的。”羅擁緊了娜美,撫摸著她的臉頰。

“說好的,一起寫個屬於我們的童話結局。”

···

“這裡就是你的村莊嗎?”羅看著這寧靜的小部落,隔世生计著的無憂,跟傳說中的殘酷截然地那麼不想幹。

“沒錯,我很喜歡這裡。”塞壬帕耳塞洛珀(以後间接打塞壬,我懶得打那麼長的名字了!)臉上掛起了了然別無他求的幸运含笑。

羅不想多旁顧慮,间接當無視了,“這裡看來人不多哦。”

“也不少了,村民有70人,包括我,呵呵。”塞壬對著羅展開燦爛的含笑,而羅半眯著眼,回應她一迷魂的笑颜,霎時讓情竇初開的她漸入‘佳境’,有點無法自拔的看傻。

“那···其實···以前有100多人的,履新的塞壬帶走了一些出海做海賊,村裏的壯丁就少了。”塞壬忙解釋別過窘態。

“履新的塞壬?”

“嗯,他叫威廉·丹比爾,是歷任巫師裏最強的。”

“·······”

“不知道在海上的他怎樣?之前還收到密函說他準備回來的。”

呵呵,他都死了,不會回來了···

“怎麼?”塞壬蓦地的一瞥好似看到羅溫柔的笑颜裏多出了不屬於它的奸險。

“沒。”

“塞壬姐姐不好了!”

“怎麼了斯基拉?”塞壬問著正跑來的小女孩。

“我弟弟他病了,病得很嚴重!”

“我知道了!”塞壬提起裙子,就向小女孩家奔去,羅也緊跟在後。

“怎樣了?”塞壬看著這孩子捂著肚子,疼痛得滿頭大汗。

“巫醫,他怎樣了?”

“&feelplifier;¥#@(咒語)···不行了,他被病神俯身,還是安天命吧。”

“不會的!弟弟!!!”斯基拉哭著大喊。

“我來看看!”羅鑽了進來,一檢查知道是闌尾炎。

“他要做手術,你們讓開!”羅脫下外套,挽起袖子,準備開始治療。

“什麼手術,這孩子被附身了,沒有救了!”巫醫不赞同赞助,拉扯著羅離開。

“滾開!去你媽的病神,這孩子還可救!”羅甩開他,拿出隨身的工具消毒,給孩子用上麻藥,開始施以手術。

“塞壬,信赖我,我是個醫生!”

“我明白了,巫醫,我以塞壬一族的首領命令你,帶人具体进来,我在這裡看著就好。”

“可···”

“去吧。医不小心老公情深不负。”

“是的。”巫醫也只好帶人離開,帳篷裏就剩下了他們三人。

“羅,想不到你是醫生呢,你一定要救救這孩子。”塞壬投以傾慕的眼光看著羅。

“我會的。”羅專注的发挥手術,只是輕哼了聲做回應。

一會後,手術結束。

“好了,等麻藥過了,再休息一段時間很快就可康復了。”

“謝謝你啊!”塞壬興奮的沖過來,抱住了羅。

“舉手之勞嘛,對吧?”羅‘溫柔’地含笑著,回應著她的‘拯救之恩’,邊撫上擦過她因為緊張而流出的汗水。

“我···”塞壬只知道現在自己的心跳已經無法控制了,以至惭愧地了然著,羅是聽到那怦然的劇烈。

“你真美,塞壬,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看過最美的女人。”羅用著極具魅力的眼神端詳著她的一瞳一目,一顰一笑。

“其實我···真的並不是你想得那樣美麗···”塞壬隱喻著某事情,躲開羅的手在她臉上的游走,

“在我心目中你已是独一不就好了!”羅從後摟過她,輕聲如情話的喃出。

“你···太會說話了。”塞壬整個人都鬆軟下來,天然的倒向羅的懷裏。

“可我的情話就對你一個說而已。”羅把塞壬轉過來,欲求欲烈的抱緊了她。

塞壬看著羅那俊秀的帥臉,緊張得微喘著氣息,整個人都在顫抖中,她可是從來沒這樣被一個男人讚美過。

“羅···”塞壬意亂情迷地缓慢地湊近羅,在快到嘴唇的時候,旁邊的水壺就劇烈的爆開來。

當場嚇到了他們,塞壬膽怯地躲在羅的懷裏,羅意味深長的看向那斷成兩截的水壺,堕入覃思。

···

“冷靜點,你這樣會失控的。”威廉走到娜美身旁。

“我很冷靜。”娜美致力壓抑著心裏那份醋意。

“這樣為求目地不折手段的男人,根柢不值得你生氣。”威廉不屑的輕笑。

“不許你這樣說!我信赖他!”

“沒錯,你可以很信赖,可他卻做著違背你信任的事情,你看,他不就正擁著另一個女人在懷裏嗎?”威廉恥笑著,他壓根就不信赖愛情的可以到多真,以至逾越殒命,那只不過是書自己前的描繪,傳說紛紜的東西而已。

“信不信是我的事情!”娜美甩開他的手,眼睛不離哀傷的注視著羅。

羅不是那樣的,他不會這樣對我,他這麼做一定有什麼原因。

“你沒嚇到吧?”羅跟塞壬一路走回。

“沒事,猎稀罕哦,怎麼突然就爆開了呢···”

“別管了,這世間太多不曉得的事情了,人最严重是操作把持當下不是嗎?”羅繼續用诱人的聲線迷魂著塞壬。

“羅···我···”當塞壬正想說著什麼的時候,就注意到了夜幕要降臨了。

不好了,天色晚了···

塞壬鬆開羅的懷抱,臉帶慌張的交代,“你在帳篷裏不要进来,一晚也不要出來知道嗎?”

“為什麼?”羅不懷好意的摟過她,帶著撒嬌的語氣求問。

塞壬被弄得難為情極了,但這又不能隨便說得,怕壞了他對自己的映像。

“總之不能,有些事情就當是永遠的机要好嗎?”

“哎,你就那麼不信任我嗎?”羅洩氣的輕歎。

“······”塞壬難過了,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眼看太陽快下山了,頓時無措得更拾掇無能。

“好了,不逗你了,去忙你的吧,我也累了想休息。”羅和藹的含笑著,‘善解人意’地回复她。

“······你等我!”塞壬感動著他的‘體貼’,仓猝轉身就奔出了帳篷。

待人離去,羅立刻放下那自認為噁心的笑,恢復了自己的冷漠腹黑。

终于什麼不給人知道啊?

羅‘心裏有數’的緊跟在後,查察著能否如心中想著得那机要一樣不得别人知道。

就在月色高照的時候,死寂的村莊就喧嘩起來,當人走到燈火處,發現他們‘不同’了以往,變成了非人的人形鳥身的生物。

呵,這就是塞壬一族的真身?!竟然如傳說一樣。

詭異卻又悅耳動聽的歌曲唱起,少女們就飛上了空中,向著外海方向而去。

“Upon one summer’s morningand I carefully did strayand一个夏日黎明,我细心的踱着步子Down by the Wa lot ofs of Winstvery goodceingand where I met a sailor gayand在Winstvery goodceing(建于18世纪伦敦城的一处堡垒)墙下,我遇到一个快乐的水手Conversing with very good increottoming lbumand who seem’d to haudio-videoe painand与他交谈的心爱男子,看来似乎很伤心Stin theingand Willifeeland when you goand I fear you will ne’er return when again.她说威廉啊,你这一走,恐怕永远也不回来了His hair it does in ringlets hvery goodgand his eyes as blasternin theing currentk color as solesand (soundtrasternin theing currentk中改为his hair hvery goodgs in ringlets...)他的头发天然卷曲,他的眼睛黝黑深奥My hinstvery goodceiness going to him wherever he goesand岂论他走到哪里,我都快乐相随From Tower Hilland down to Blasternin theing currentkwa lot ofand I will was well ottomrand weep as well as movery goodand从Tower Hill到Blasternin theing currentkwa lot of(两地均属古伦敦城),我将一路游荡,带着眼泪和忧郁All for my jolly sailor wonderfuland until he does return.都只为我那快乐果敢的水手,医往情深甜心蛮妻。直到他归来那天My fin theher is a merchish — the truth I will now telland我当今就道出原委——我的父亲是个商人And in grein the London City in opulence doth dwelland现居于大伦敦城中,殷实富饶His fortune doth exceed ?300and000 in goldand他的家财多过30万镑金两And he frowns upon his daugusthterand ‘cause she loves a sailor wonderful.而女儿是他的心病,由于她爱上个穷水手A fig for his richesand his merchas well asizeand as well as goldand不在乎那些富饶、家产和金币True love is grafted in my heartworks; give me my sailor wonderful:真爱深印我心,我只消那个果敢的水手Should he return in povertyand from o’er the ocevery good farand即使他航行迢迢千里,归来仍贫无立锥To my tender bosomand I’ll fondly press my jolly tar.我依然大开和缓的怀抱,深情地拥抱我快乐的水手(tar义指水手)My sailor is as smiling just like the pleasish month of Mayand我的水手含笑着,正似奇妙的五月一般明亮清明And oft we haudio-videoe was well ottomred through Rin thecliffe Highwayand我们常常徐行在Rin thecliffe小道上Where mvery goody quite a blooming girl we hinstvery goodcey did viewand那里有许多年老妍丽的女孩儿Reclining on the bosom of her jolly sailor wonderful.依偎在属于她们的快乐果敢的水手怀中My nfeele it is Mariaand a merchish’s daugusthter fairand我的名字是Mariaand一名商人的女儿And I haudio-videoe left my pare nots as well as three thousas well as pounds a yearand我已经离开父母,放手了一年3000镑的富足生活Come a lot of you could pretty fair msupportsand whoever you may be来吧,妍丽的金发女孩,不论你是谁Who love a jolly sailor wonderful thin the ploughs the rincreasing old seaand爱上了投身澎湃大海的快乐果敢水手While up asoftand in storm or glight beerand from me his donat haudio-videoe mournand每每风平浪静,暴风骤雨,都为远去的他忧虑揪心And firmly prayand cvery good be purchottomd the dayand he home will securi return.又在心中坚定地祷告,总有一天他会平安归家My heartworks is pierced by Cupidand I disdain a lot of glittering goldand我的心被爱神之箭射中,金钱在我眼中皆如粪土There is nothing thin the cvery good console me but my jolly sailor wonderful没有什么能带给我快慰,除了我那快乐果敢的水手”

(去这里听吧!!)

羅緊跟到外海,看著塞壬用歌聲引誘了一些魚類擱淺,然後捕取做日常食用。當然也不乏是載人的船隻,裏面的船員被他們的歌聲迷得昏頭轉向,自動把貴重财物交出。

塞壬嗎?被誉为妖灵一族,想不到有这种超天然的能力,呵呵。

羅抬頭看了下月色,离标的目的還有幾天,必需加緊速度了。

“威廉,這就是你們的真容貌嗎?”娜美看著身旁的威廉也變成了跟那群女鳥人一樣的外形。

“是的,每到夜色降臨,我們就會變回原來的樣子,很醜陋吧?這種非人的姿態。”

“嘛,人人種族外貌不同而已,相同的都是生生计這世間上的生物,有什麼好歧視的。”娜美闪现阔然开朗的笑颜,让威廉立即心暖不已,能有一个接受自己生计的人,真的很到家。

“塞壬!!!”羅走到了單獨一人在拾掇著漁獲的塞壬身邊。

“啊!!!”塞壬當場嚇到,用著翅膀擋住臉。

“塞壬···”羅上前一步。

“別過來,你幹嘛要出來啊!!我不想你看到我這個樣子!”塞壬縮著身體,傷心的喊道。

“我不介意,即使你再可怕,也無法阻擋我傾慕你的心。”

“羅···即使我這樣也···”塞壬站起來,裸露著全貌讓羅看清。

“是的,我喜歡你!”羅一手拉過她抱在了懷裏。

“你看吧,說到這份上了,你還對他信任嗎?”威廉搖頭鄙視羅的笑著。

“我信赖。”無法掩飾的淚水洗刷著虛偽撐起的笑颜。

“······”威廉深歎,真服了她的倔強,用著好似快慰的擁抱來疼爱她的創傷。

“我喜歡你,聽到了嗎?”羅捧住她的臉,傾情的傳訴。

“嗯。”塞壬傻了,只能做簡單的回應點頭。

“我好高興哦,塞壬也喜歡我,沒有比這件事更到家了。”

“我···也···”塞壬激動的抱緊了羅,帶淚的笑著表達自己過於喜悅的心情。

“別哭啊,這是高興的事情。”羅抹下塞壬的淚水。

“你不懂···你無法懂得我現在有多麼的喜悅,我只是個女妖,不是人類,卻能被人認同,能被人愛,我真的···好高興···”

“······嗯。”她這下發自內心的淚水,著實刺痛了羅的心,可想到要做的事情,心就再次堅定起來,痛楚也就停留了。

滴哐——

羅的音樂盒不细心掉了出來。

“這是···”塞壬撿了起來,看了看,愛不惜手的把玩在手裏。

“這叫音樂盒。”羅拿過,上上鏈條,裏面立刻播出五彩的樂聲來。

“哇,好特別的東西!!我很喜歡,你可以送我嗎?”塞壬欲求甚歡的問到。

“嘛···”

“你冷静就當做答應了,實在太美了,我從來沒見過。”

“嘛···”羅真不捨得把這個東西給她,畢竟這是送娜美的禮物。

“塞壬···”當羅想開口要回,塞壬已經好好收在袋子裏了。

“······”那只能以後再說了,羅洩氣的輕歎。

蹦跶——旁邊的礁石爆了開來。

“怎麼?”塞壬嚇得愣住。

“嘛···石頭久了,就會易脆而爆裂,大事情。”羅忙著解釋,其實心裏早已有數。

“······”威廉臉帶黑線,想不到娜美居然強大到,憤恨的一口把石頭給咬爆了。

“你是有魚人的血統嗎?”威廉看似冷靜地問娜美。

娜美根柢聽不進任何的事情,她真的忍無可忍了,傷心到了極限,發展自怨怒。

“老娘不發威你當我是小姨太啊!我才是正宮娘娘!”

話畢,娜美就跟背後靈似得爬到羅的背上,儘量破壞他跟塞壬的親密接觸。

“·······”威廉頓時腦袋當機的詞窮了。

“啊···”羅蓦地覺得肩旁很沉,好似背了什麼很重的東西似得。

“你怎麼了?不舒服嗎?”塞壬緊張的想撫上羅的臉疼惜,羅的臉卻天然的撇到了旁邊,當場‘拒絕’了塞壬的好意。

“我大概累了···還是先回去吧···”羅覺得自己的脖子被什麼禁錮住了,正直得定住。

“好。”

塞壬送羅回到休息的帳篷,在依依不捨的數聊情話後,她咬了咬唇,踮起腳尖,飛快地親了一下到羅的臉上。

這下動作無疑挑戰著娜美的底線,就在頃刻間,羅的手身不由己的抬了起來,狠狠地給了塞壬一耳光。

“羅···你怎麼了···”塞壬哭臉傷心的問。

“你欠揍!花癡女!”娜美在羅背後憤吼。

“嘛···你臉上有蚊子,好大隻,怕它傷了你。”羅致力擠出溫柔的笑颜。

“哦,謝謝你,那翌日見了。”塞壬不忘回頭多看羅幾眼。

“見個屁,永遠不要見最好!”娜美嗆回。

“嗯,翌日見。”羅覺得背後寒氣越來越凝重了,趕緊回到了帳篷裏,打開了威廉的筆記,口裏念念有詞的說著聽不懂的咒文,然後眼睛蓦地一亮。你看海角妖姬——塞壬。

“羅他做什麼了!!!”娜美抓著威廉詢問。

“······”威廉缄默不語的臭臉看向羅。

“因為我想見你啊,我知道你就在我身邊,沒有離開。”羅感傷地注視著娜美。

“羅···你···看到我了?”娜美激動地走到羅眼前確認。

“嗯,看到你了,我的妻子,竟然來到塞壬之地,連我這個門外漢也能做到了。”羅扣起了筆記。

“什麼?”

“這裡是充滿了靈仗的土地,有了靈氣的輔助,能做到的事情就會變得很多。”威廉謹慎地看著羅補充,然後就一轉身,眼不見為乾淨似得消灭了,要不是他真不知道自己會怒出個什麼轟動事情來。

“娜美,我好想你!”羅抱緊了眼前的依人,可娜美卻推開了他。

“你不是有新女友了嗎?還表明了有多喜歡呢。”娜美醋意難過地轉過身。

“娜美,你真的那麼不信任我嗎?”羅拉回她到懷裏and眼神裏充滿了哀傷。

“那你說得那麼認真幹嘛啊?你是我的!知道嗎?特拉法爾加羅!!”娜美捧住羅的臉,情深滿滿的注視著他,傳達著心裏起先衷的愛意。

“身體都被吃光光了,孩子也給你懷了,你還想拿我怎樣?我真的傷不起!”

“······”羅想致力撐起個含笑,可這刻發現原來是那麼的困難,自己也何嘗不是那麼重視你。

我自願丟盔卸甲,因為,我一點都不想掉你,或許迎面而來,你聽取得我和別人的歡聲笑語,卻看不見背後,我為你留下的心痛的淚滴!

“羅,別哭,你別哭啊!我只是吃醋了,說著意氣的話而已!”娜美看到羅哭了,心就揪得痛,犹如這痛楚就是源自羅身上而來的。

“我愛你。”羅淚水不斷的打落著,可娜美卻無法回應地說出那句刻骨銘心的話。

“我活着的時候,我們愛得形影不離,我不在了,看到你為我流出的每一份淚水,碎得每一片心,原來你真的可以愛我愛到疼爱愛到崩潰,連死了也不曾想放棄。可我不想你為了我去傷害別人,我只能說···對不起,對不起,這輩子我們錯過了,我給不了你要的幸运,對不起。”

“傻瓜···我不要聽這個!”羅擁緊了娜美,感覺懷裏的人輕薄如空氣,如微塵薄弱的易紛飛。假若一切能重來,多想保護到淋漓盡致,可老天卻不願看到幸运的殘酷,用盡了手段來阻止我們在一起。

我不要這樣,我不允許,即职责運多殘酷的要我們分離,我都會致力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娜美,放棄一個人並不苦楚,苦楚的是放棄心中的所愛。”

畢竟放棄,在以後掙紮中回想最真的前一天,要在絕望裏刪除密密层层的回憶是有多難受。即使時間洗刷的前一天已遠走,但回憶的某些環節,卻越刪除越清晰,直到牢牢盤踞在我們精力的深處。

“可我···”

“假若放棄,當初我就不會選擇跟你在一起,既然接受了,就算再痛,只消緣未盡,我都會好好的操作把持,細細呵護,畢竟我不信赖不苛求還有來生這個鬼話。”羅堅定不移的凝視著娜美。

“羅···可我死了啊!還怎麼愛你,連孩子都生不了了!!”娜美想到腹中的孩子,悲愴得就更難受了。

“宁神,我會讓你復活的,只消你活著,我們生几多個都可以!”

“信赖我,娜美!!”

“你终于想做什麼?”娜美擔憂地看著他,她很懂羅,這個付諸實踐的眼神讓她很擔驚受怕。

“總之你信赖我,我們會好好在一起的。”羅吻向了娜美的嘴唇。

“······”羅只消你不傷害別人,做什麼都可以。

“······”我傷害別人,都是因為我愛你,即使以後你气愤我,我也想看到你活著。


对于妖姬